俄罗斯:继续与西方争平等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文/邢广程

俄罗斯2016年的事儿不少,大背景仍然是受到西方的制裁。西方制裁本身就说明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不顺畅,还处于不正常时期。西方制裁的确给俄罗斯带来了一些麻烦,但是没有想象得那样糟,也没有给俄罗斯带来灾难。

经济上,俄罗斯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第一和制裁有关,第二和国际石油价格波动有关,第三和全球经济总体形势有关,第四是俄罗斯自身的经济转型没有搞好。这几个因素都在起作用,包括恒量的和变量的。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在带来麻烦的同时,西方制裁也给俄罗斯带来了一些意外的收获。一些西方商品无法出口到俄罗斯,这反倒刺激了俄罗斯国内的生产。2016年我三次到俄罗斯出差,其中两次是到其亚洲部分, 远东地区超市里卖的基本上都是俄罗斯自己生产的副食品。另外值得关注的是,虽然俄罗斯的经济情况比较糟,但是普京的支持率却再创新高,有时候甚至达到80%以上,这说明普京所实行的内外政策得到了老百姓的支持。2016年俄罗斯进行了国家杜马选举,“政权党”——统一俄罗斯党占据主导地位,显示了俄罗斯议会选举的习惯性平静。这说明普京政权掌控俄罗斯政治大局的能力很强。与此同时,俄罗斯最高决策层也在发生一些耐人寻味的改变,如俄罗斯总统办公厅主任伊万诺夫的离职等表明,普京团队在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结束后正在逐步地为2018年的总统选举做准备。

西方制裁俄罗斯的局面现在还没有解套。中国有一句话叫“斗而不破”。而俄罗斯和西方之间斗着斗着就斗破了,俄罗斯和欧美进行的博弈超过了限度,出现了对抗,当然这种对抗不是直接的,而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间接对抗,表现就是乌克兰的内战,而不仅仅是冲突了。但是,俄罗斯也知道在乌克兰问题上不能陷得太深,所以从前两年就开始转变角色,由直接参与乌克兰的内部事务转变为逐渐把自己定位为乌克兰内战的协调人、调停者。这个身份对俄罗斯来说是比较有利的。今年,俄罗斯和欧洲都在扮演乌克兰问题调停人的角色。俄罗斯不想继续扩大危机的力度,所以努力地管控危机。

如果说乌克兰危机是欧盟东扩造成的,那么今年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北约和俄罗斯的军事对抗程度比较高,双方互相宣示武力。北约现在好 像苏醒了,不断刺激俄罗斯的神经,尤其在东欧地区。但是因此就判断俄罗斯和西方从区域经济到区域安全方面形成了全面对抗,也很难得出这样的结论。

乌克兰危机也让西方知道了俄罗斯的红线是什么。在乌克兰问题上,西方的做法已经触及了俄罗斯的底线,所以俄罗斯做出了非常激烈的反应。

因为美国大选,所以俄美关系没有大的改善。但是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美国认为俄罗斯深度介入了美国的总统选举。其实俄罗斯没这个能力。由此可以观察出一个新现象,原来都是俄罗斯指责美国干涉俄罗斯的总统选举,现在反过来了,美国人说俄罗斯干涉了美国的总统选举。

还有一个关注点,乌克兰危机还没有解决,普京今年又开辟了第二战场——叙利亚。我认为,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战略,宏观、中观上都没有太大的问题,也就是迎刃而上,和西方有合作、有竞争,也有抗争。意外的是俄罗斯和土耳其发生了摩擦,但是普京留了很大的余地,所以今年俄土关系又戏剧性地得以恢复,虽然节外生枝,但是并没有破坏俄罗斯的大局。在我看来,叙利亚这个第二战场有力地支撑了乌克兰这个战场,使得俄罗斯外交的回旋余地增大,这说明普京是很敢“玩儿”的。

普京2016年仍在继续推进欧亚经济联盟,这是普京核心战略的一个部分,也是他非常重要的一个抓手。同时,俄罗斯继续进行战略东移,往东方走。第一,加强与中国的关系。第二,2016年很重要的内容就是打日本牌。俄罗斯和日本互有需要,尤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