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恐怖分子的不归路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2017年4月3日,俄罗斯圣彼得堡地铁发生爆炸,造成大量人员伤亡,俄方确认发动袭击的嫌疑人为移民到俄罗斯的吉尔吉斯斯坦人贾利洛夫。4月7日,瑞典斯德哥尔摩市内一辆卡车冲撞人群,造成四人死亡,多人受伤。瑞典检方宣称袭击实施者为39岁的乌兹别克斯坦籍男子。两起事件均被确认为恐怖袭击,有多名中亚恐怖分子参与实施。事实上,在圣彼得堡地铁爆炸事件和瑞典卡车袭击事件之前,中亚恐怖分子已经制造了一些暴恐事件:2017年元旦土耳其发生的暴恐袭击,2016年6月28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尔克国际机场连环自杀式恐怖袭击,以及2015年2月一些属于“伊斯兰国”的中亚恐怖分子试图刺杀奥巴马总统,等等。

2016年在“伊斯兰国”活动的外国武装分子共有4.7万名,其中中亚恐怖分子有3000人。这些恐怖人员自2015年开始向中亚地区回流,从2016年起回流速度加快,并在中亚制造了多起恐怖袭击。回流的路线基本是从中东到南亚,再进入中亚、高加索地区、俄罗斯,或者从中东到土耳其,进入俄罗斯,经高加索地区到中亚、南亚。这些中亚恐怖分子有如下特征:

从地域分布看,主要在三个地区活动:在阿富汗参与军事冲突,有中亚老牌恐怖组织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乌伊运”),以及“安拉战士”“哈里发战士”等小型中亚恐怖组织;在中东“伊斯兰国”“努 斯拉阵线”等恐怖组织活动地区,有中亚国家籍恐怖分子组成的武装组织参与暴恐或军事行动;在中亚及高加索地区,不少激进的穆斯林青年被恐怖组织吸纳、招募,成为南亚和中东恐怖组织的“圣战士”。

从人员构成看,主要以中亚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五国公民为主体构成。根据中亚各国职能部门发布的数字,在“伊斯兰国”的中亚恐怖分子主要以民族划分、组合成恐怖组织,如乌兹别克族武装、吉尔吉斯族武装、塔吉克族武装等,各族武装各有数百人,其中乌兹别克族武装、塔吉克族武装实力较强,人数较多。这些武装分子常常是举家搬迁到叙利亚。中亚恐怖分子在中东完成了新一轮的分化重组,一是加入中东的恐怖组织,如“乌伊运”“卡基巴特—布哈里伊玛目”“萨伊弗拉赫团伙”等乌兹别克族武装及哈萨克族武装加入“伊斯兰国”和“努斯拉阵线”;二是创建自己的恐怖组织,如由哈萨克族武装分子建立的“哈萨克社团”和“古突厥斯坦”。

从袭击方式看,中亚恐怖分子一般以十人左右为一组实施暴恐袭击,组织性强且较灵活。“抱团”式袭击是主要方式,“独狼”式袭击只是个案。临时组成的暴恐团伙打破了民族界线,常常由中亚和高加索、中东、南亚的恐怖分子组合。袭击目标除了公共场所、政府部门、军事目标之外,还袭击支持政府的伊斯兰教界人士。从2016年8月31日对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使馆进行恐袭的实施者构成看, 他们仍属于回流的中亚恐怖分子,其中裹挟着“东突”分子,“东突”恐怖势力已与“伊斯兰国”和中亚、南亚、高加索地区的恐怖势力合流。

近期发生的恐怖袭击反映出在回流的背景下,中亚恐怖主义与国际恐怖主义呈现出融合、联通的趋势。“回流”是指随着“伊斯兰国”遭受军事打击力度加强,加入到“伊斯兰国”等中东恐怖组织的中亚恐怖分子回流到中亚国家并试图发动恐怖袭击。中亚恐怖分子频发恐袭的原因如下:

一是中亚、中东、南亚的恐怖势力日益联动,包括人员重构、组织融合、思想同化。受“伊斯兰国”极端主义思想的影响,中亚恐怖分子与其出现了趋同的战斗理念——“圣战主义”,追求极度极端的武力“圣战”。中亚、南亚的“伊斯兰国”追随者基本分为三类:一类是在阿富汗参战多年的中亚恐怖—武装分子,他们执着、善战、残忍,一心一意为国际恐怖主义组织效劳;另一类是中亚恐怖分子的“主脑”,即新一代中亚恐怖势力的中坚力量,如2015年叛逃到“伊斯兰国”的塔吉克斯坦特警指挥官哈里莫夫,之后成为在“伊斯兰国”作战的中亚民族武装组织头目;第三类是接受了“伊斯兰国”极端思想的激进主义者和在俄罗斯的务工者。

二是中亚恐怖分子在国际恐怖势力中的地位不高,往往被“伊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