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法案”与马来西亚政坛的结构断裂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4月6日,马来西亚反对党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在议会下议院提呈了关于修正“2016年伊斯兰法庭(刑事管辖权)法令(简称“355法令”)”的个人提案(简称“355法案”)。这一事件在马来西亚引发了轩然大波。华人社会对此极度忧虑,担心“355法案”在议会辩论通过将在马来西亚形成“一国二法”的混乱局面,同时在世俗国家体制上打开缺口,加速伊斯兰刑法的制定和国家的伊斯兰化。马来西亚21个华社团体发表联合声明,认为该法案动摇“国本”,并种下分裂的种子。

众所周知,马来西亚是一个拥有多样性文化、族群和宗教的、较为开明和温和的伊斯兰国家。马来西亚宪法虽然规定伊斯兰教为联邦的国教(“官方宗教”),但其并不是一个以伊斯兰教教义作为国家立法的最主要依据且广泛实施伊斯兰法律、政教合一的国家。

然而,自2013年第13届大选以来,针对伊斯兰教在联邦中的地位,朝野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一方面,执政党联盟国民阵线未能赢得议会超过三分之二议席的绝对多数,其核心政党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急需依靠“维护马来民族主义”和“尊崇伊斯兰教”两大“战斗口号”来进一步团结马来穆斯林选民;另一方面,伊斯兰党看似在2008年、2013年两届大选中表现不俗,但相对于反对党联盟中的非马来伊斯兰政党——民主行动党而言,议席数上其仍然是“输家”。

一直以来,伊斯兰党采取了一系列行动推动伊斯兰刑法。1993年,伊 斯兰党在吉兰丹州通过伊斯兰刑法,但因违背联邦宪法而被终止。2015年3月19日,吉兰丹州议会通过了“2015年吉兰丹州伊斯兰刑事法案”。为了将伊斯兰刑法在吉兰丹落实,哈迪于2015年4月向国会提出动议,要求修改并扩大“355法令”中的刑事管辖权。2016年5月,哈迪首次将个人法案提交下议院,并于11月再次宣读了这一修正案。

“355法案”最早要追溯到1965年4月1日首次颁布的第23号法令,即“1965年伊斯兰法庭(刑事管辖权)法令”,法令目的在于授予并统一马来西亚各州伊斯兰法庭的管辖权。1984年、1988年,议会曾对法令进行修正,并通过了1988年修正案(即“355法令”,1989年12月1日生效)。“355法令”仅包含三条内容,即简要标题与适用范围、伊斯兰法庭的刑事管辖权、法令的生效条件。

哈迪提交的个人提案取消了对伊斯兰法庭原有刑事管辖权的限制,扩大了伊斯兰法庭的刑事管辖权范围。新修正案取消了各州议会对宗教法庭在刑罚种类和量刑上的限制。由此,伊斯兰党可以在吉兰丹州议会通过相关法案,将伊斯兰刑法的刑事管辖权授予宗教法庭,即在吉兰丹州实施伊斯兰刑法。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刑法主要指“固定刑”或称“胡杜德”刑,是对人行为进行限定的法律,其刑法分为三级,即死刑、断肢和鞭刑。死刑中又包含石刑、绞刑、斩首。不 过,该法仅适用于穆斯林,如果将其管辖权扩大至非穆斯林,那就违背了马来西亚联邦宪法中“人人在法律面前皆平等”“宗教信仰自由”等条文。

审视“355法案”的几次提交与宣读,整个过程更像是政府导演的一场政治戏剧。早在吉兰丹州议会通过伊斯兰刑法修正案时,巫统的态度就一直“摇摆不定”。首先是巫统吉兰丹州议员支持伊斯兰刑法修正案在州议会通过,继而在2016年5月议会期间,总理府部长阿莎丽娜突然提出临时动议,要求优先辩论哈迪的个人法案,使朝野政党猝不及防。

2017年3月17日,副总理艾哈迈德·扎希德曾表示,国民阵线执政的政府将亲自提呈“355法案”。然而, 3月29日,总理纳吉在国民阵线最高理事会会议后表示,基于国阵共识,政府不会提呈“355法案”。对于哈迪的个人提案能否提呈,纳吉表示交由议长根据议会议程决定。而在4月6日的议会会议中,哈迪的个人提案再次得到“意外放行”。国民阵线的部长临时收回原议程安排中的三项法案,哈迪由此得以提交并宣读“355法案”。在该修正案被提议附议后,下议院议长潘迪卡尔立刻宣布休会,使议员来不及展开辩论。

伊斯兰党和巫统此前都对“355法案”进行了解释,伊斯兰党称此次修正仅为了提升伊斯兰法庭的管辖权,与伊斯兰刑法的议程并无关系;而总理府副部长阿斯拉夫指出,1965年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