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马斯的新《纲领》说了什么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5月1日,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领导人迈沙阿勒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发布一份经过四年内部讨论的《纲领及政策文件》,这是哈马斯自1988年发布《哈马斯宪章》以来发布的第一份政策性文件。其中,这份《纲领》显示,哈马斯第一次明确表示有意接受“以1967年边界线为基础的独立巴勒斯坦国家”,引发外界广泛关注。有分析认为,哈马斯改变过去“不承认以色列”和拒绝巴以和谈的立场,有利于未来的巴以和谈进程,有助于中东实现持久和平。事实会是如此吗?

1988年,哈马斯在成立后的第二年发表了《哈马斯宪章》。《宪章》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其文本的“伊斯兰特征”,比如明确哈马斯的指导思想“源于伊斯兰教”,将自身定位为穆斯林兄弟会在巴勒斯坦的分支机构,并号召通过“圣战”方式来促成巴勒斯坦伊斯兰国家的建立。在《宪章》中,哈马斯公开提出“真主是目的, 先知是榜样,《古兰经》是宪法,圣战是道路,牺牲是理想”的口号,将巴勒斯坦视为伊斯兰教的宗教财产(“瓦克夫”),认为巴勒斯坦主权属于真主,以色列和犹太人是哈马斯的敌人,反对国际社会和有关各方针对巴勒斯坦问题进行和谈。

包括以色列在内的不少国家,都根据《宪章》将哈马斯定性为一个“伊斯兰恐怖组织”。尽管在随后的数十年中,哈马斯事实上并没有完全表现出伊斯兰激进主义的一面。比如,在2004年,迈沙阿勒曾与时任以色列总理沙龙秘密达成谅解:哈马斯不再实施自杀式袭击,换取以色列不再暗杀哈马斯高级领导人;在2006年,哈马斯参加了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选举,还积极鼓励哈马斯支持者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的大学参加学生会选举,以争取巴勒斯坦学生群体对哈马斯的支持。哈马斯发言人巴赫姆说,新的纲领文件为哈马斯与外界连接提供了一个机会。我们要向世界传递的信息是:哈马斯不是激进的,而是务实的、文明的运动。而按照哈马斯政治局成员奥萨马·哈姆丹的解 释,《纲领》并不是为了取代《宪章》,而是针对新时期的形势做出更加明确的“指示”。

《纲领》在许多方面确实与《宪章》有明显差异,反映出哈马斯内部政治理念的巨大调整。首先,《纲领》对“犹太人”与“犹太复国主义”(以色列)进行了区分,不再将所有的犹太人视为“敌人”。《纲领》称,哈马斯明确其与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团体的冲突,并不是与犹太人出于宗教原因的冲突。哈马斯并不与犹太人进行斗争,而是与占领巴勒斯坦的犹太复国主义运动进行斗争。其次,《纲领》不再高呼“伊斯兰世界”,转而专注于“巴勒斯坦民族解放”。第三,《纲领》没有明言要“消灭以色列”,表示愿意考虑建立一个拥有完整主权和独立自主的、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以1967年6月4日停火线为边界的巴勒斯坦国家。第四,《纲领》没有提及被埃及、沙特阿拉伯等国列为“恐怖组织”的穆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