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银行业:怎样才能补齐短板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2016年的非洲经济表现是“令人失望”的——经济增速连续第三年下滑,创下过去20年来的最低增速(仅为1.4%),有人甚至悲观地认为“非洲崛起”已经遭到沉重打击。从国际贸易投资形势看,石油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继续低迷,美元进入加息周期背景下非洲各国货币贬值。所有这些,都对非洲国家的银行业务带来直接冲击。进入2017年以来,非洲银行业承压迹象日益明显。4月中旬,在标准普尔和穆迪先后调低南非主权信用评级的基础上,惠誉调低了南非标准银行、第一兰特银行、莱利银行等的发行人违约评级至垃圾级。考虑到上述几家银行不仅是南非也是非洲最大、最重要的银行,该项评级变动对非洲银行业所产生的震动效应非同一般。

自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推动银行业改革以来,非洲各国银行业在改革中负重前行,总体形势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但是目前来看,虽然以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为主导思想的改革推动了银行业的发展,但与支撑非洲经济社会发展的迫切需求相比,仍然有很大的差距,非洲银行业发展还有待走出一条更加适合非洲实际的发展道路。

非洲银行业的发展与整个非洲大陆的历史紧密相连。在过去的数百年里,非洲银行业的发展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殖民统治时期。16 世纪开始,非洲大陆逐步进入了长达数百年之久的西方殖民统治时期。围绕殖民地经济的运转,出现了最早的一批口岸银行。这些银行成为早期非洲银行业发展的雏形。早期的非洲银行业以服务西方殖民统治为目标,为殖民地宗主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所经营和控制,本身具有特许经营和高度垄断的性质,是银行业发展历史上十分特殊的一种发育形态。

第二个阶段是独立建国时期。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非洲大陆迎来独立浪潮,非洲国家逐步摆脱西方殖民统治。非洲国家获得独立后,大多将外资银行收为国有,非洲银行业总体上进入以国有银行为主体的发展时期。独立后各新生的非洲国家通过国有银行增强了对自身经济、政治的自主掌控能力,在独立建国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但是,国有银行在长期的经营管理中也暴露出效率低下、缺乏活力等问题。

第三个阶段是改革发展时期。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多数非洲国家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引导下开始推行以私有化、自由化和市场化为基本特征的经济结构调整和改革。作为各国改革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银行业的改革主要包括整顿中央银行、取消汇率管制、放宽政府对信贷和利率的控制、推进银行私有化以及推动金融服务现代化和国际化等内容。这些改革大大改变了非洲银行业的面貌,通过引入竞争机制,各种类别不同所有制的银行金融机构快速成长起来,促成了非洲银行业总体规模的增长和服务能力的提升。

然而,经过20多年的改革发展,非洲银行业仍然与非洲经济社会发展需求有较大的差距。2015年9月非盟委员会发布的《2063年议程:我们要的非洲》“框架文件”和“第一个十年实施计划(2014~2023年)”明确提出:为了加快推动非洲经济社会的发展,非洲投资率和储蓄率必须实现超过25%的发展目标。而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测算,2016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投资率和储蓄率分别在19%和15%左右,融资能力缺口还十分明显,金融业特别是银行业的发展还面临一些有待解决的问题。

一是融资成本高企。非洲各国银行业发展水平高低落差大,许多国家银行业存贷息差大,融资成本高。除了南非等银行业发展水平较高的国家外,非洲大多数国家银行业存贷息差普遍很高,平均存贷息差长期在10%以上,远远高于拉美地区、南亚和东亚地区平均存贷息差。

二是普惠服务能力差。受银行业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改革思潮的影响,政府对银行金融服务的政策支持不足,非洲许多银行坐收超高存贷利息差的收益,没有动力扩大经营网点,普惠服务发展滞后,致使储蓄吸纳能力不足,进入银行等金融体系的储蓄比例远远低于实际储蓄率。据世界银行的统计,2014年大部分非洲国家拥有银行账户的成人(15岁以上)比例不超过30%,是世界上成人拥有银行账户比例最低的地区,部分国家如尼日尔、马达加斯加和几内亚等甚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