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海沿岸地区:欧亚大陆的“巴尔干”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2017年是欧洲一体化的出发点——《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也是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下称“罗保”)这两个中东欧国家加入欧盟10周年。3月25日,欧盟重回“出生地”,签署面向未来十年发展的《罗马宣言》,公开宣示了相向而行但发展快慢不一的“多速欧洲”模式,包括罗保在内的中东欧国家继续向西而望,坚持欧洲一体化的方向。但从研究俄罗斯的视野看,似乎罗保还应该把眼光向东看,审视一下自己的地缘政治环境,也许会发现它们还面临其他中东欧国家所不具备的独特地缘政治环境——“大黑海沿岸地区”。

一般认为对于中东欧的研究分为三个层面:国别、地区与全球。就以入盟十周年的罗保来说,国别层面指它们自身的政治、经济、外交研究; 地区层面指从欧盟地区视角看罗保入盟后的发展及罗保入盟对欧洲一体化的反向影响,即是否经历了从加入欧盟到塑造欧盟的历程;全球层面则指从世界政治发展的新特点、新阶段看罗保的形势。

从三个层面研究中东欧问题,对观察罗保的转型与发展同样适用。笔者只是从俄罗斯研究的体会出发,对从地区层面研究罗保提供一个新的观察视角。这个视角的产生与俄罗斯对外政策的构想及俄罗斯国内研究机构的设置不无关系。

俄罗斯对东欧地区的政策实际上是划分为四个板块的:独联体国家的欧洲部分、波罗的海国家、中部欧洲和东南欧洲。在俄罗斯看来,独联体的欧洲国家,即白俄罗斯、乌克兰和摩尔多瓦,对俄罗斯扩大势力范围并对欧盟施加影响具有战略意义;波罗的海三国反俄情绪严重;中欧国家,特别是波兰,是对独联体邻国造成消 极影响的潜在根源,例如波兰是欧盟东部伙伴关系计划的主要发起国和积极推动者;东南欧则被俄罗斯看成是一个传统的利益区。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对东南欧的政策一直十分明确,例如在2013年外交政策构想中,就明确提出全力发展同东南欧国家全面务实和平等的合作,因为这一地区对俄罗斯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是最大的运输和基础设施枢纽,向欧洲国家输送石油和天然气都要经过该地区。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与西方关系长期处于软对抗的状态,俄罗斯外交在实现从“大欧洲”向“大欧亚”的转变。相比2013年外交政策构想,在2016年11月发布的最新版对外政策构想中,对于这一地区的政策大为简化,一笔带过,仅提到与黑海地区伙伴合作的立场将基于继续遵循黑海经济合作组织章程所确定的目标和原则。

无论俄罗斯在对外政策构想中如何表述,与东南欧的关系被俄罗斯视为重要的战略博弈关系是不争的事实,因为这与俄罗斯南部高加索地区及黑海沿岸的安全环境密切相关。与此同时,东南欧地区也是后冷战时代俄罗斯与西方在欧洲的主要争夺点之一。

与对外政策构想所标示的重点区域相协调,俄罗斯也设置了相关研究机构。俄罗斯科学院欧洲研究所专门设有地中海与黑海研究部,下设三个研究中心,分别为民族政治与国家间冲突研究中心、巴尔干国家和南高加索研究中心、南欧与地中海研究中心。可见,安全问题是研究重点。原地中海与黑海研究部主任阿拉·亚济科娃(1930〜2016)曾经在2011年专门主编《黑海—里海地区:寻找新的安全合作形式》一书。亚济科娃是俄罗斯国内研究黑海问题的权威专家,她提出了一系列观点,其中颇具影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