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虽四面出击,却难改“附美”本色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在亚太局势不断变化,特别是特朗普政权上台后美国调整其亚太政策的背景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战略性外交”也在经受冲击与考验。日本相当担忧日美关系中的不确定性,对中美关系的走势则充满警惕。

今年以来,安倍政府的外交较为忙碌。除继续“稳固周边”、强化与东盟、印、澳等“地区合作伙伴”之间的关系外,另一重点是与美国、欧盟等西方“盟友”加强协调,强化日本作为“西方一员”的角色与作用。继2月访美、3月访欧后,在5月意大利G7峰会上,安倍又借机开展首脑外交,以加强G7团结为名“担负起沟通桥梁的角色”,谋求主导议程。在日本的推动下,G7会议公报除对朝鲜局势发表看法外,还对东海、南海局势表达“关切”,声称要“维护基于国际法原则的海域规则秩序”。日本还计划与意大利、德国和瑞典签署《防卫装备品及技术转让协定》,进行武器装备联合开发。之前日本已与英、法签署了该协议,现在则试图扩大合作范围。对此《日本经济新闻》评论称,日本联合欧美在南海问题上发声,旨在牵制中国“以强力改变现状”的举动,而日本与欧洲强化军事合作,也有阻止中国影响力增长的意图。

同时,安倍也对中、韩做出了一些“主动姿态”,通过所谓“特使外交”“亲笔信外交”,以实现首脑会谈为目标,寻求改善与中、韩两大 邻国的关系。对华方面,日本官方将“一带一路”作为改善中日关系气氛的切入点。5月中旬,安倍委托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携其亲笔信访华,会见习近平主席并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5月底,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访日,与安倍及其主要外交幕僚会谈。6月初,安倍在“亚洲的未来”国际会议上表示,日方愿意“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与中国就“一带一路”进行合作。对韩方面,韩新总统文在寅上台后,安倍就与其通电话并在东京会见其特使。6月上旬,二阶俊博再次作为安倍特使,携其亲笔信率团访韩,受到文在寅接见。关于与中韩首脑的会谈,日本政府的“理想打算”是:首先在今年7月的德国G20峰会上安倍与中、韩领导人会面,然后安倍明年访问中国,出席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此基础上促成习近平主席明年下半年访日。

日本的上述举措看似在寻求政策平衡,但实质上依然是“跟随美国方向前进”,实现“日美同步”。4月中旬,美国副总统彭斯访日,参加日美经济对话。意大利G7峰会开幕前,安倍和特朗普再次举行首脑会谈,安倍还邀请特朗普今年秋天访日。同时,日本以更强的积极性与美国展开军事合作,力主将同盟一体化“做实”。5月初,日本“出云”号直升机驱逐舰首次执行了新安保法所允许的“美舰防护”任务。6月初,日美在日本海至 冲绳以东海域联合训练。6月中旬, “出云”号等日舰还和美航母在南海举行联合演习,做出联合干预南海问题的态势。

而从日本外交全局看,安倍政府的“四面出击”显然也受到了美国对外政策变化的牵引。由于特朗普政府亚太政策尚不明朗,日本近期在亚太的外交行动都带有“重新巩固立足点”的考虑。拉拢欧洲各国的目的之一,也是稳固日本自身在西方阵营地位,增加影响美国政策的底气和筹码。当然最为重要的是,中美日三边关系的“微妙变化”让日本危机感增强,进而跟随美国“调整站位”。日本政府向“一带一路”示好,显然是看到4月“习特会”后特朗普对华态度缓和,于是开始借缓和日中关系为自己“买保险”和“留后路”。参考“历史教训”,日本最大的担忧莫过于在对华政策上再次被美国“越顶”。在日本看来,中美如果接近并“做起交易”,意味着日本在中美日三边关系中被边缘化。在此情况下,日本一方面向中国“靠近一步”,另一方面劝说美国与中国“保持距离”,试图确保中美日三边的“动态平衡”有利于日本。

一直以来,日本外交“附美”本色难改,而安倍政府则加剧了这一倾向。“战略性外交”看似扩大了日本的外交视野,但其焦点却依然集中在美国身上,而且“姿势”的平衡感实际上越来越差。尽管在对美外交上频繁出招,并为了美国大幅修改了上半年的外交日程,日本依然感到相当不安,认为特朗普“不按常理出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