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求反恐合作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能是这一核心区已形成的信号。根据IS的规划,未来这一核心区的外延势力范围还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南部、缅甸和日本。二是效忠IS的域内外极端分子进一步合流。菲律宾棉兰老地区已经成为近至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远至摩洛哥的“迁徙战士”聚集的“全球村”。在被菲政府军击毙的极端分子中发现了来自沙特、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也门及俄罗斯车臣的极端分子。此外,菲军方表示新加坡极端分子也参与了马拉维市的恐袭。一旦IS在菲南部形成恐怖主义核心区,外籍极端分子将持续向这一中心聚集,甚至将这一地区作为中东外的“替代战场”,从而发动更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三是IS影响下的东南亚本土恐怖组织作战方式发生转变且已具备发动城市规模恐袭能力。本土恐怖组织与IS合流及协同作战趋势逐渐明朗,除“阿布沙耶夫” 组织和“穆特组织”在马拉维战斗中的配合外,就在马拉维局势僵持不下之际,另一个效忠IS的恐怖组织莫洛国伊斯兰自由斗士(简称BIFF) 在离马拉维190公里外的一个小镇袭击了菲警戒部队并占领了一所学校。菲军方发言人表示虽然这次行动被菲军方迅速镇压,但不排除此次事端是BIFF针对马拉维战事发起的“外围助攻”。此外,与躲在相对暗处实施绑架、勒索等袭击方式不同,此次菲律宾本土恐怖组织将袭击目标对准城市,这让习惯了在丛林及城市边缘地带同恐怖分子作战的政府军的反恐技战术遭受巨大考验。四是菲律宾马拉维市恐袭事件或在东南亚产生“示范效应”。随着IS在地区内的渗透,极端分子极可能以菲律宾为核心区,推动恐怖活动向整个东南亚地区扩散。除菲律宾外,印尼近期发生了多起同IS关联的袭击事件,马来西亚近期抓获了多名与IS有联系的人,泰南穆斯林分离主义势力及缅甸罗兴亚人极端分子也频频制造事端。

长期以来,东南亚部分国家对恐怖主义威胁及反恐合作紧迫性的认知存有差异,影响了在加强反恐方面的合作。另外,由于东南亚各国可投入使用的反恐资源不同,在合作反恐方面的行动缺乏协调,故难以形成反恐合力。但面对IS渗透态势升级带来的挑战,各国开始从加大打击恐怖主义行动力度、增加反恐投入入手,在完善反恐法律体系、对抗IS极端思想等方面开展反恐合作。针对最近菲律宾马拉维市的恐袭危机,东南亚国家对一些重点人群加强了监控和情报共享。从当前形势看,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及泰国所面对的由IS带来的直接或间接威胁比较突 出。6月19日上午,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三国在印尼打拉根市的一艘海军舰艇上正式启动“三边海上巡逻”,联合打击苏禄海域的恐怖主义和跨国犯罪,新加坡和文莱受邀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仪式。6月22日,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三国的外长和高官再度召开会议研究联合反恐战略以共同应对地区反恐形势,并在会后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只有通过共同的反恐战略并在安全和情报方面加强合作,才能解决该地区存在的跨国恐怖主义行为。此外,印尼政治、法律与安全统筹部长威兰托称将于近期主办多边协调会议,邀请新西兰、澳大利亚、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共商应对地区恐怖主义的对策。这一系列举动,体现出东南亚部分国家对切实加强地区反恐合作的强烈意愿。这些国家或可能借地区内现有的如东盟地区论坛、香格里拉对话会和五国联防等平台,促成某种地区性反恐合作安排或制度。

进一步凝聚反恐共识,突破反恐集体行动困境。随着IS渗透态势的升级,打击地区恐怖主义的成效取决于东南亚各国合作程度。根据最新的反恐态势,一方面,东南亚各国须在地区会议中发出打击恐怖主义的倡议,设置反恐的相关议程,强化打击恐怖主义的共识;另一方面,东南亚各国须通过媒体渠道曝光和披露IS的行径及其危害性,以加强反恐的社会舆论环境,夯实反恐的民意基础,进而突破反恐集体行动困境。

充分发挥双边或多边反恐合作平台作用,提升跨国反恐联合行动水平。东南亚各国面临的恐袭威胁程度不同,各国参与反恐的能力也不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