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朋友,印度是亲戚” ——南亚小国如是说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5月中旬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一定意义上说,是对中国与相关地区国家的外交关系和经贸关系的一次检阅。在南亚地区,除印度抵制、不丹尚未与中国建交自然不会参加外,其他国家悉数与会:巴基斯坦谢里夫总理率由四省首席部长、五位联邦部长和一名外交顾问组成的代表团与会;斯里兰卡维克拉马辛哈总理率团;尼泊尔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马哈拉率团;孟加拉国工业部长等三位部长与会;阿富汗商业及工业部长与会;马尔代夫经济发展部长与会。应该说,这是一张相当不错的成绩单。

进入21世纪以来,南亚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版图发生了巨大的 变化。9.11后,美国发起阿富汗反恐战争,美军事力量一举进入南亚。同时,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在这十几年里逐渐扩大了在南亚的经济存在,为中国的政治影响深入南亚打下了重要基础。在2000年,中国与印度的双边贸易额仅29亿美元,到2011年就突破700亿美元大关。还是在2000年,中国与印度以外的南亚七国的贸易总额是28亿美元,同年,印度与这些国家的贸易总额是24亿美元,两者相差不大;但到2016年,中国的数目是405亿美元,而印度是219亿美元,中国超过印度几乎一倍。

南亚国家被印度视为自己的“后院”。1971年第三次印巴战争后巴基斯坦被肢解,印度在南亚大有为所 欲为的架势。1975年,印度在恒河流向孟加拉国边境不远处建成一座大坝,将河水引入印度的加尔各答港冲刷淤泥,结果造成下游水荒,孟加拉国大片土地盐碱化。上世纪70年代,印度南方的泰米尔政党竭力支持斯里兰卡泰米尔人建立独立的“泰米尔家园”,而后发展到印度政府向斯泰米尔叛乱武装“猛虎组织”提供资金、武器和训练,结果使斯陷入长期动乱。1988年,应马尔代夫总统的请求,印度出兵干预,迅速平息了马尔代夫的一场军事政变。1989年,印度因尼泊尔从中国进口武器而大动肝火,对尼实施了长达14个月的禁运,最终迫使尼泊尔低头。

但现在,印度在南亚“一手遮天”的地位已成为历史,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影响开始深入南亚。近些年来,随着中国公司一字摆开吉大港、瓜达尔港、汉班托塔港和科伦坡港的工程建设项目,一个颇为蛊惑人心的“珍珠链”理论应运而生。印度的战略分析家们对这个理论如获至宝,坚信中国正在实施“包围印度”的大战略。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印度抵制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除了中巴经济走廊经过印巴之间争议领土巴控克区、印度认为其有必要声明“主权立场”这一因素外,印度政界和学界对“一带一路”倡议的主流看法是:“一带一路”将极大扩展中国对南亚中小国家的影响力,这有损印度的地缘政治利益。

最近十几年来,中国与南亚诸小国的关系提升了一个台阶。以中国与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尼泊尔三国关系为例,可以看出这个过程是自然的、互利的、共赢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