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两重天:可燃冰如何影响世界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今年5月,中国地质调查局在南海宣布,我国正在南海北部神狐海域进行的可燃冰试采获得成功;截至6月21日,已连续试采42天,累计产量超23.5万立方米。这标志着我国成为全球第一个实现在海域可燃冰试开采中获得连续稳定产气的国家,引发外界的广泛关注。如果说页岩油气是引发能源革命的“黑天鹅”,那么下一个可能引起油气领域轩然大波的就是可燃冰这个“蓝精灵”。

从字面上看,可燃冰给人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冰与火竟然可以合体。实际上,可燃冰的学名叫“天然气水合物”,与页岩气、煤层气、致密砂岩气等都属于非常规天然气。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资料,天然气水 合物是水和低分子量气体(如甲烷、乙烷、二氧化碳)的冰状结晶体,最常见的是甲烷水合物(甲烷冰)。在地球上99%的天然气水合物存在于海洋沉积物中,另外也产生于高纬度永久冻土的沉积物中。天然气水合物对储存环境要求苛刻,一旦低温与高压的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其将由固态转向液化或气化。天然气水合物在地球各大海洋都有分布,其他行星或其卫星上也可能有天然气水合物。天然气水合物可能代表着世界上未开发化石能源的最大来源,被认为是比世界所有石油、常规天然气和煤炭资源更大规模的碳氢化合物资源。可燃冰资源量相当于全球已探明传统化石燃料碳总量的两倍。

自上世纪60年代起,世界上主要国家开始把可燃冰勘探试采作为能源战略的一个主要突破方向。时至今日,美国和加拿大实施过陆地试采,但效果不佳。日本在2011年福岛核事故后加大了对天然气水合物的探索开发,在2013年和今年先后两次从其近海试采出可燃冰,但均因未能破解泥沙堵管难题而终止。日本盼望美国天然气出口不得,自身开发天然气水合物又受挫,转而谋求与美国、印度合作,同时欲重启核电以解燃眉之急。此外,俄罗斯和印度的可燃冰试采研究也已形成一定规模,但尚未传出试采成功的消息。可燃冰开采需要工业与政府间的密切合作,现阶段似乎更适合于太平洋沿岸的经济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