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以自己的方式应对难民问题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6月20日是“世界难民日”。联合国难民署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全球难民和流离失所者人数创新高,达到空前的6560万人。就在当天,联合国难民署在新浪微博发布一段视频“我们和难民站在一起”,随后被诸多媒体和网络大V转发,结果激起了关于“中国应不应该接收难民”的全民大讨论。中国网友罕见地以压倒性优势表达一致观点:不欢迎难民来中国。甚至有网民称“中国搞了三十年计划生育,不是为了给别人腾地方”。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有必要对难民问题的缘起和中国难民政策进行更为客观深入的思考。

国际法对于“难民”地位的认定,主要依据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及1967年《关于难民地位的议定书》,中国已于1982年签署这两个文件。根据现行国际法,认定一个人是“难民”,是“由于其种族、宗教、国籍、属于某一社会团体或持有某种政治见解的原因,有正当理由畏惧迫害”,从而逃离自己故乡和国家的人。但近年来,世界许多地区出现了不同类型的新型难民,他们并非由于“畏惧迫害”,而是出于一些其他原因被迫离开本国,如原住国遭受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或原住国发生战乱、局势动荡等人为灾难。对于此类人群,上述两项国际公约并没有作出明确规定,但将其认定为“难民”已成为国际社会的通行做法。

当今欧洲正经历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难民潮,首先应明确的一点是, 这些难民并非“畏惧迫害”的传统难民,而是原住国长期战乱导致其流离失所,其根源便是西方的新干涉主义政策。9.11事件后以美为首的西方国家以反恐为由在西亚、北非地区激进地推进所谓“民主化进程”,美英武力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英法空袭利比亚卡扎菲政权、美欧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如此种种可以说是造成并加剧该地区多国国内失序的直接原因。据说卡扎菲在最后一次电视讲话中曾咒骂西方“正在轰炸一堵墙,挡住非洲难民和基地组织恐怖分子涌入欧洲的墙,这堵墙就是利比亚”,真可谓一语成谶。可以说,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军事上将本国和盟国的安全利益凌驾于非盟国的安全利益之上,在政治上则谋求按照西方政治制度和价值模式改造非西方成员,在处理地区热点问题时一次又一次犯下错误,最终结出难民危机、恐怖主义肆虐、民粹势力迭起等诸多苦果,可谓害人害己。

因此,在难民危机应对问题上,一方面,造成难民危机的西方国家理应对难民救助负更大责任,各个区域的国家也应首先集中力量解决本区域内的难民问题,这些都是国际难民治理应遵循的原则。另一方面,根治难民问题要从政策源头做起:尊重他国主权,不干涉他国内政,更不要盲目地推翻一国政府。正如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所言,“解决中东难民问题,首先需要加快叙利亚问题的政治解决进程”。 当前的难民问题所投射出的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人道主义问题,其所反 映出的是更为复杂的国际政治因素。

首先是冲突各方,尤其是西方从未把难民的安全和利益放在首位。就叙利亚内战来说,西方联盟一直将推翻巴沙尔政权作为首要目标,在打击同样谋求推翻巴沙尔政权的宗教极端组织时自然放不开手脚。俄罗斯军事介入后,美又不甘心中东格局向有利于俄的方向发展,各方拉帮结派,以反恐之名扶植自己的代理人,争夺地区主导权。西方一边是人道救援与和平谈判,一边是飞机大炮,做足了悲天悯人的文章,实际上却从未将当地人民的安全和利益放在首位。人道主义问题政治化、人道主义援助军事化的现状已难以改变,人道主义问题已沦为大国博弈的角斗场。

其次是深受难民危机之苦的发展中国家未得到应有关注。根据联合国难民署最新公布的数据,发展中国家接纳的难民人数占全世界难民人数的五分之四,接收难民数量最大的国家实际上是难民输出国的邻国,不是欧洲国家,更不是美国。以黎巴嫩为例,该国接收了约150万难民,压力巨大,但却很少受到国际关注和媒体报道。正如难民署高级官员布兰迪所言,“难民危机不是富裕国家的危机,而是一场发展中国家的危机”。我们应当肯定德国等西方国家为救助难民所做的巨大努力,但也应警惕一些西方国家和媒体借难民问题炒作,而且应该对承受更大压力的发展中国家给予高度关注和及时帮助。

最后是美欧企图在难民问题上向中国施压,试图借机转嫁危机和抹黑中国国际形象。中国大规模接收中东难民并不可取,中国虽已成为第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