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绵城市说起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海绵城市,指的就是城市有海绵的特质,有海绵的功能,像海绵一样能够应对大规模降雨这类自然灾害——雨大时可以吸收、需要时又可以将储存的水加以释放利用,说的是人类活动与自然界间的一种良好的互动关系。

最早提出海绵城市概念的是澳大利亚学者,而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在这方面有着成熟而规范化的开发管理模式。至于像德国和法国等老牌国家则在一两百年前就考虑到了城市发展的未来,而且一直矢志不渝地实施着,在海绵城市这个概念兴起之前就是一直这样做的,说他们是实践这种管理理念的鼻祖一点不为过。而当今新兴国家中最需要海绵城市建设的,则是城市化进程最快的中国了。在2013年底,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正式提出要建设自然积存、自然渗透、自然净化的海绵城市。2014年后,中国住建部开始全面推行这个理念并制订了技术指南,海绵城市在我们国家才逐渐成为一个为人所知的概念。

作为人类活动的集散地,城市应该是一种包容的共同体,所以它应该是有弹性的,而不是硬邦邦的;应该是吐故纳新式的,而非一味排斥式的;应该懂得顺势而为,同时还应该具有利他性,无论对人还是对物。所谓兼收并蓄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在地方政府的成绩单上,硬化地面的比例一向是引以为豪的指标。这里所说的硬化地面,当然指那种无法回收、无法重复使用的柏油马路了。我的一个在某地当副县长的学生来北京见我,讲到其工作时很自然地提及硬化路面的公里数,看得出这在地方官员心目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我能理解他。在中国有句老话说“要致富先 修路”,许多贫穷山村拥有很好的自然禀赋,拥有令人垂涎的地方特色产品,就是因为道路不畅通,和外界沟通少、贸易量少而富不起来。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想,“硬化”恐怕是一个值得推敲的概念。在医学领域,硬化更像是描述一种不可逆的病情,而软化的东西不仅容易拿捏,还可以像变形金刚一样弄成人们想要的形状,在这点上硬化了的东西则做不到,只能继续其硬化或者说恶化过程,比如肝硬化、动脉硬化等。

即便是城市建设中的硬化,也是有不同方式的。在古罗马时代,当地人用火山灰制作类似混凝土的建筑材料,用来修建道路和房屋墙壁,这些材料既可以被土壤吸收,还能透气,与人类生存关系和谐。这种修路方式是在火山灰等建筑材料下方铺设碎石,即便大雨随时降临,也不影响居民日常生活,依然可以走路行车。时至今日,游客行走在罗马街头依然可以见到这类建筑的断壁残垣,走在罗马街上就像穿越历史,而这种历史是人类可以持续生存的进化史。

法国人同样会用石子铺路,在像埃菲尔铁塔这样的著名景点,你会发现地面是用碎石和粗沙铺就,之后再用压土机压成,跟柏油马路一样平整,走上去不会滑倒,雨雪来临时还会迅速吸收水,不会导致雨水大面积淤积。而其著名的巴黎建筑常常为人称道,不仅是因为这个城市主要建筑都是以可透气的砂石块为主而砌成的,也是因为许多街道都保留了石头路,包括香榭丽舍大街的汽车道。这些建设也是对公路的硬化,以适应现代化工具的要求和人类出行的方便。不过,这是更自然、更天然的硬化过程,依然透气、渗水。下大雨时,这条举世闻名的大道不会积水,行人和各种车辆可以正常通行。每年国庆节阅兵时,排列整齐的军用坦克一排排从这里隆隆驶过,事前和事后道路也不用修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