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周边已经出现新的“三个世界”架构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对中国来说,2030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据普华永道预测:2030年中国经济总量将超过美国。2050年又将是一个时间节点,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明显领先于美国的最大经济体。届时,不管采用哪种计算方法,中国的经济规模都将占前十位国家总和31~32%以上。那时的中国将成为一个世界级的大国,大国外交与全球事务将成为中国外交的重点。在此之前,中国将强未强,其国家定位仍将是世界影响力逐步加大的亚洲地区大国,中国周边外交仍将是中国外交大布局中“重中之重”。

未来中国周边环境会发生很大变化,但“和平与发展”仍将是时代的主题和周边环境的主要特征,当今仍然可以判断世界战争是可以避免的。目前关于新冷战的议论很多,有些人认为现在已经是新冷战时代,说敌对势力对中国形成了O型包围圈。战争已经成为现实危险。为此,时代主题仍是“和平与发展”的基本论断不能不讲,更不能改变。冷战结束后一度出现的“美国一超多强”格局已结束,中美关系存在内在结构性矛盾,中国可能会成为美国遏制的主要对象国,但中国仍然要尽力避免冲突与战争,坚持“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

中国反对西方某些大国通过“一战”“二战”依赖战争实现崛起的道路,也反对美苏军备竞争式崛起的道路,这在邓小平时代已经确定。中国 在美国大增军费的情况下,沉着应对,适度掌控军费上涨幅度的决定是明智的战略决定。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后一条道路即美苏争霸式的道路复活的可能性仍然是存在的,国内存在很大的争论,值得警惕。

在中国周边已经出现新的“三个世界”架构:中美各为一极,其间存在许多中间国家。几乎所有的周边国家对于中美两国均持平衡的基本立场。奉行在中、美之间平衡也符合中国周边国家最大的国家利益。

目前中俄走得很近,这是中俄共同的战略利益决定的,同时也是由于美俄矛盾过于尖锐导致。如果特朗普与普京达成和解共识,美俄关系得以调整,那么,俄罗斯也会在中、美之间实行平衡政策,既积极发展对华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同时也发展美俄合作关系。日美目前结成密切的同盟关系,日本执行傍靠美国制衡中国的政策,处处与中国过不去。但日本与中国也存在共同利益,与美国之间则存在不少利害冲突,有朝一日中日关系走出困境,日本也会选择在中美之间实行平衡。印度是自主性较强的亚洲地区大国,美国有利用印度制衡中国的意图,印度也有利用美国对华竞争的考虑。但完全倒向任何一方,也绝非印度最佳的现实选择。

这就是中国周边和世界的新政治安全的基本结构。由于中美两极矛盾的结构性特征,以及各自国家自身 的原因,各中间国家对华关系出现重大分歧和突然逆转的现象将会“常态化”,“萨德”入韩就是一个例子。争取更多的中间国家站在自己一边或更多地倾向自己,会成为中美两国博弈的重要内容。中国应理解、接受和适应中间国家在中美间实行平衡政策。冷战时期那种非此即彼、划线站队式对待中间国家的态度已经过时。中国应以包容的态度争取与更多的中间国家建立友好关系。

目前,中国的周边国家普遍希望从中国获益,希望中国对他们多作让步和帮助,这是中国面临的一个需要合理应对的难题,既给中国带来机会,也可能会使中国难以招架。对于那些与中国存在争议的国家,争取它们在中美间中立平衡,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合作共赢是中国处理与周边国家关系的基本指导思想,积极推动东亚命运共同体建设,则是东亚国家政治安全建设的基本目标。中国已经成为决定东亚政治安全格局的核心力量和中流砥柱,经过中国的努力,冷战灾难在东亚和世界的重现应该可以避免。

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印发生西藏问题和边界冲突,毛泽东在多个场合曾经反复讲过,对于西藏事件和中印边界争端与整个中印友好关系来说,是“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西藏叛乱和中印边境冲突是一个指头,而中印长远友好关系是九个指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