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互联互通”,经略周边外交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开始以“全球性大国”的姿态筹谋和施展外交,在周边外交等方面越发强调进取有为,尤其是通过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致力于强化中国与东南亚、中亚、南亚等地区的互联互通。应该说,“互联互通”已成为理解中国周边外交变革和未来趋势的核心理念之一。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中国需要思考的不仅是如何强化自己的硬实力、软实力,也需要将获取更大的“联通力”(connectivity power)作为外交政策的基点。

在一个权力分散的“网络化世界”或“多节点世界”中,国际社会的等级性结构逐渐被网络化结构所取代。权力不仅来自于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的力量,还来自于对“关系”的掌控,如果能处于在不同利益下形成的多种临时性组合的结点,如果能够不断增强与相关地区、国家和国际组织之间的“联通性”,就有望成为21世纪的真正强国。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将“互联互通”作为政策理念纳入其中,“互联互通”与高举共赢旗帜、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构建全球伙伴关系网络等中国外交的理论和实践创新一脉相承。

2013年10月,习总书记在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上指出,做好新形势下周边外交工作,要着力深化互利共赢格局,积极参与区域经济合作,加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好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构建区域经济一体化新格局。2014年11月,在北京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召开前,中国政府专门举行了“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对话会”,邀请蒙古国、缅甸、柬埔寨、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等国领导人共商大计。习近平在这次会议上发表的重要讲话中指出,如果将“一带一路”比喻为亚洲腾飞的两只翅膀,那么互联互通就是两只翅膀的血脉经络。他还强调,要实现亚洲国家联动发展,亚洲各国就像一盏盏明灯,只有串联并联起来,才能让亚洲的夜空灯火辉煌。

从过去四年多的政策实践看,中国虽然不是互联互通概念的首创者,但已成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互联互通倡导者和引领者。一方面,中国借助主办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亚欧互联互通产业对话会等机会,力推《亚太经合组织互联互通蓝图(20152025)》,带动地区国家和相关组织积极参与互联互通这项大事业。另一方面,中国与东盟成立互联互通合作委员会,与欧盟设立中欧互联互通平台等,通过实实在在的机制构建、共同规划、项目合作等,推动互联互通 的深化。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5月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发表的联合公报专门列举了全球范围内的主要互联互通倡议和构想,并提出要加强“一带一路”与它们的深度对接。正如习近平所做的生动比喻,“大雁之所以能够穿越风雨、行稳致远,关键在于其结伴成行,相互借力”,互联互通的深化离不开“结伴”的意愿与“借力”的智慧。

中国推动的互联互通合作,既受到周边国家的热情响应,也为中国经略周边外交提供了新的空间和机遇。应当看到,制约东南亚、中亚、南亚等地区经济发展的一大阻碍是基础设施等方面的“不通不畅”或“通而不畅”。中国紧紧抓住这一关键,因势利导,开拓进取,赢得了战略主动。比如,东盟早在2010年就公布了《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MPAC2025) ,确定了五大优先战略领域,包括可持续基础设施、数字创新、无缝物流、卓越监管和人员流动,还成立了东盟互联互通协调委员会。但是多年来,这一总体规划的落实却受到资金不足、技术力量欠缺等问题的影响而进展不彰。据测算,未来15年东盟互联互通项目所需资金约为3.3万亿美元,每年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缺口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