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边海上维权五年:中国做了哪些事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2012年是中国海上维权历史的重要分水岭。从这一年开始,中国海上维权结束了长期以来的应激反应模式,开始向积极塑造的方向转变。总结五年来海上维权创新实践,对深入理解新时期中国周边外交及更好地开展未来海上维权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对外政策的重点是争取和平稳定的外部环境。相关政策为我国赢得了宝贵的发展机遇,但周边一些国家却趁机不断蚕食中国岛礁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2010年以来,美国“重返亚洲”刺激周边个别国家对侵占岛礁由物理控制向法理控制转变。从2012年中菲黄岩岛对峙开始,中国政府坚决反制,取得显著成果。

第一,加强行政和立法维权。对争议岛礁和海域实施行政和立法管辖,是一国政府宣示主权管辖的重要手段。在这方面,中国一度落后于周边国家。2012年6月21日,国务院批准设立地级三沙市,管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同年9月10日,中国政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宣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海基线。2013年11月29日,海南省人大常委会修订通过《海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办法》,并自2014年1月1日起施行。其对外国渔船、外国人进入海南省管辖水域进行渔业生产 或者渔业资源调查活动进行了法律规约。2017年2月,国务院法制办就《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交通安全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意见稿明确,对违法外籍船只可驱逐出境。通过国内立法,中国政府不但显示了对相关岛屿和海域的管辖权,同时也使相关部门执法有法可依,海上执法底气更足。

第二,推动南海岛礁建设,打造海上维权前沿基地。为改善南海驻岛人员生活条件并向国际社会提供更多公共产品,自2014年初开始,中国在南海控制岛礁进行大规模填海造陆。2016年7月,中国民航完成对南沙群岛美济礁、渚碧礁新建机场的校验飞行。中国在南沙群岛新建的五座大型灯塔也陆续投入使用。中国还在西沙水域建成了晋卿岛等4座灯桩;在永兴岛等地设置了4座船舶自动识别系统(AIS)基站,实现了西沙重点水域信号的全覆盖;开播了海上安全信息(NAVTEX)广播业务,实现了对西沙、中沙水域信号的覆盖。

第三,重视海上维权法理与舆论斗争。菲律宾单方面提交南海仲裁后,中国与菲方及其支持者在国际上打了一场法理与舆论战。2014年12月7日,外交部受权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菲律宾共和国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重申中国不接受、不参与该仲裁的严正立场,并从法律角度全面阐述中国关于仲裁庭没有管辖权的立场和理据。2016年7月12日,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宣布仲裁结果后,中国政府发布“关 于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声明”“关于应菲律宾共和国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所作裁决的声明”以及《中国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的有关争议》白皮书,重申了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指出该裁决是无效的、没有约束力,中国不接受、不承认。中国在维护国际法规则的严肃性、权威性和完整性的同时,倡导构建和谐海洋、海洋命运共同体等理念,向世界展现中国积极、正面的海洋秩序观。

第四,实现争议海域常态化存在。中国海监自2007年以来在我国全海域开展定期维权巡航执法。但前些年,由于执法船舶、人员数量以及具体政策等局限,对部分敏感海域的巡航力度不足。2012年中菲黄岩岛对峙、日本政府宣布对钓鱼岛“国有化”后,中国加大对相关海域的巡航力度。在钓鱼岛海域,中国打破了日方长期以来的单方面管控。针对菲律宾,中国实现了对黄岩岛的有效管控。此外,中国海警船对仁爱礁、南康暗沙等外方觊觎的南沙相关海域进行了严密的值守。

第五,以自主开发争取海上主动权。虽然中国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