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试射“洲际导弹”:危险的“亮剑”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7月4日,在美国国庆日和G20汉堡峰会前夕,朝鲜高调进行了首次“洲际弹道导弹”试验,全球为之哗然。

从朝鲜公布的图片上看,“火星-14”采用两级结构、液体推进,以八轴运输—起竖—发射三用车运载,是一种此前从未公开亮相的新型弹道导弹。朝鲜此次仍延续以往的中远程导弹试射方式,即采用高抛弹道人为缩短实际射程。按朝中社报道(美韩观测到的数据与朝鲜公布的基本一致),导弹飞行了39分钟,最大射高2802公里,飞行距离933公里。美国物理学家大卫·怀特以此推算,在正常角度发射情况下,该弹的射程约为6700公里;导弹专家约翰·席林认为,若以最佳弹道发射,射程或可达7000~8000公里。一般来讲,射程超过8000公里的弹道导弹被称作洲际弹道导弹,若按此标准,“火星-14”基本触及门槛。而若按美苏(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中规定的5500公里标准,“火星-14”已完全可被归入洲际弹道导弹之列。目前,联合国及美、日、韩等国的公开表态中基本均将“火星-14”定位为“洲际弹道导弹”。从打击范围上看,7000公里左右的射程可将阿拉斯加及夏威夷的部分地区覆盖在内,对美国“本土”的威胁显而易见。

“火星-14”导弹基本没有使用什么新技术。换句话说,其使用的技术基本都是朝鲜此前在各型导弹、火箭试验中公开过的。但其意义仍然重 大,主要原因在于,“火星-14”集朝鲜以往验证过的多项关键导弹技术于一身,是一个“强强结合”的武器系统,整体性能实现了突破。

一是大推力液体火箭发动机的使用。从照片和技术参数来看,“火星-14”的第一级与朝鲜今年5月试射的“火星-12”中远程弹道导弹基本一致,均使用了3月18日金正恩现场视察、试验成功的“新型大功率火箭发动机”(金盛赞当日的试验为“3.18革命”)。二是将多级火箭技术用于弹道导弹。朝鲜此前试射的“飞毛腿”“劳动”“舞水端”等液体导弹和“北极星”系列固体导弹均为单级结构,而“火星-14”为两级,首次使用了仅在“银河”系列运载火箭上使用过的多级火箭技术。三是追求实战能力。“火星-14”弹道导弹并未以“银河”系列运载火箭为蓝本,而是基于实战条件另行研发,采取公路机动发射(至少其设计如此,此次未从车上直接发射或主要考虑到车辆及人员安全)、常温加注燃料,最大限度地提升了生存能力。四是进行了全新的弹头部分设计。“火星-14”的弹头部分使用了圆锥构型的整流罩,与之前的锥-柱-裙结构有所不同,且直径较以往各型导弹大大增加(底部直径约1.3米),这不仅是为搭载“大重量核弹头”预留空间,更可能是为将来搞多弹头导弹、或增装诱饵弹头做技术准备。

综合来看,“火星-14”使用了多项较先进的导弹技术,是一款具备一定实战能力和相当技术潜力、射程触及“洲际”门槛的弹道导弹,其“试 验成功”大大提升了朝鲜的远程投送水平。但是,鉴于朝鲜尚未做过任何中程以上弹道导弹的全弹道飞行试验和两弹(弹头与导弹)结合试验,弹头分离、再入、制导及导弹的机动发射能力均未经验证,目前判断朝鲜具备可信的远程打击能力为时尚早。韩国国家情报院称,朝鲜尚未掌握弹头再入技术。美、韩导弹专家估算,朝鲜要开发出能够打击美国大陆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至少还需要2~3年的时间。

朝鲜选在此时试射“洲际弹道导弹”有军事、政治双重考虑。

从军事方面看,朝鲜对能威慑美国本土的洲际导弹有长期固有的、强烈的技术需求。去年以来,朝鲜中短程导弹在固体推进、潜射、精确制导等方面连续实现重大技术突破,域内投送能力已基本稳定可靠。但与此相比,其远程投送能力一直是短板。为对美国、尤其是美大陆本土形成实质威慑,构建有效的不对称均衡,朝鲜必须“伸长手臂”、搞出洲际弹道导弹。起初,朝鲜将希望寄托在改进“舞水端”(又称“火星-10”,苏联R-27/SS-N-6的朝鲜版)导弹上,但去年连续进行了六次试射,仅有一次成功,甚至出现点火后立即爆炸、车毁人亡的惨剧。鉴于“舞水端”较危险的潜入式发动机难以控制,朝鲜从今年初起,基本放弃了在该型导弹上继续下工夫的念头,转而另起炉灶,走设计新型发动机、另搞一型新导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