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安全问题呈现新的发展趋势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近年来,中国公民在安哥拉、尼日利亚、南非等国治安案件层出,引发国人对非洲安全形势的高度关注。就“和平与发展”两大时代主题而言,非洲被定位成“最不发达的大陆”与“安全形势最动荡的地区”。同时,非洲发展滞后的原因又与战乱、政变、部族冲突、恐怖主义等问题挂钩,“因乱致穷”成为国际社会解读当前非洲政治与经济生态的基本逻辑。加之近年来非洲涌现出恐怖主义、海盗、有组织犯罪等新问题,国内外舆论对非洲安全形势的评估更为严峻。但如果对非洲安全问题做历史对比,会发现“非洲安全形势恶化”的论断有失偏颇,当前非洲安全问题的复杂性和多变性已超出以往,不乏一些重大的积极变化,因此更需要从多维度观察,以厘清和研判非洲的总体安全态势。

首先,非洲战乱冲突的烈度和规模在大幅度下降。从20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第一个十年,莫桑比克、刚果(金)、安哥拉、塞拉利昂、利比里亚等国的大规模内战均告结束,其中,莫桑比克、安哥拉等国还成为维护地区稳定的重要力量。2012年,索马里在非盟维和部队的支持下,基本在正面战场击败了极端组织“青年党”,成立了21年来首个正式政府。目前,非洲的战乱与冲突数量处于历史的低位,仅有新独立的南苏丹处于“内战”状态。同时,当前非洲冲突更多表现为“低烈度”特征。刚 果(金)东部虽然冲突频发,但与上世纪90年代末非洲九国介入的“非洲大战”相比,规模要小很多。部分非洲国家的部族冲突依然存在,但基本是零星式,且维持时间短暂,像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那样的惨剧在非洲难再出现。据权威的战乱冲突数据库“乌普萨拉冲突项目”统计, 2005~2013年非洲战乱与冲突死亡人数比1990~1999年减少约90%。

其次,“逢选必乱”的痼疾发生改变。长期以来,在根深蒂固的部族政治影响下,“逢选易乱”或“逢选必乱”是影响非洲安全形势的痼疾。近年,非洲的“民主转型”虽仍在艰难磨合,但“多党民选”已在非洲 图一:非洲政变次数 政治中逐步扎根,加上西方的外部施压,非洲政客、精英和民众对选举结果的接受程度变得更“理性”,选后暴力冲突的烈度在下降,政权和平交替成为常态。2016年,非洲计划进行18场总统选举,其中刚果(金)和索马里大选因国内因素被迫推迟,剩余16场选举大多平稳进行,并产生了六位新总统。今年2月,被推迟的索马里大选也顺利举行。虽然冈比亚和加蓬出现选举争议,但安全局势得到有效控制,未出现大规模暴力事件。

第三,非洲的“文武关系”逐步正常化。军队和政府的关系是长期影响非洲、尤其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安全的一个结构性因素,但这个因素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