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伊斯兰国”时代的“走廊”争夺战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7月9日,伊拉克总理阿巴迪正式宣布“摩苏尔解放”,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失去在伊拉克的最后一处大本营。同时,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叙利亚民主军”也火力全开,对“伊斯兰国”所谓的“首都”拉卡形成围攻之势,敲响“伊斯兰国”在叙灭亡的丧钟。然而近期种种迹象表明,尽管各方打击“伊斯兰国”的战役还未结束,但围绕后“伊斯兰国”时代的新一轮地缘战略争夺已经拉开帷幕。

对叙政府、叙反对派、叙库尔德人以及伊政府军、伊什叶派民兵、伊部落民兵、伊库尔德武装等当地势力而言,“伊斯兰国”溃败毫无疑问是重大机遇,各方各拉强援、各显神通,尽最大努力扩大地盘、争取主动。同时,出于不同的利益诉求,外部势力也是各怀心思。从今年以来的战场形势来看,各方对三条“战略走廊”的争夺尤为激烈,并成为“伊斯兰国”式微后叙伊战场斗争的主线。从地理位置来看,“伊斯兰国”控制区主要集中在叙东部和伊西部沙漠地带,尽管这里气候恶劣、缺少绿洲,但却是连接叙利亚、伊拉克、伊朗的陆路必经之地,因此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从战略价值来看,叙利亚三分之二的石油资源集中在东部沙漠区,陆上天然气资源也几乎都集中在这里,虽然这些资源无法与伊拉克、沙特等产油国相提并论,但对于叙利亚战后重建至关重要;而伊拉克西部的阿卡斯天然气田储量巨大,未来其向西输气必然要经过此地。如此 种种,这些“不毛之地”在后“伊斯兰国”时代的战略价值会越来越大。

这条走廊是“什叶派大军”(包括叙政府军、亲政府的叙民兵、伊拉克什叶派民兵、黎巴嫩真主党等)沟通大马士革、巴格达、德黑兰、贝鲁特的最主要战略通道,一度被“伊斯兰国”切断。2015年5月,“伊斯兰国”占领叙中部古城巴尔米拉后,叙政府军匆忙部署南北防线,以保护“大马士革—霍姆斯—阿勒颇”等人口稠密区,防止“伊斯兰国”进一步进犯。2015年9月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后,叙政府军在内战中重新站稳脚跟,对以巴尔米拉为中心的东部战区重新部署,但当时的主要任务仍是在阿勒颇附近与反对派激战。2016年12月收复阿勒颇后,叙政府军及其盟友才得以腾出手来在东部战场加大攻势,收复失地。尤其是今年5月初,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商定在叙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中部霍姆斯省、首都大马士革郊区、南部地区四个区域设立“冲突降级区”,在划定的区域内停火休战,更让叙政府军从西线战事中解放出来,将兵力转移至其他战区。就目前态势来看,叙政府军方面已对巴尔米拉实现了较为稳定的控制,战斗重点是从巴尔米拉兵分两路:一是向东北方向打通至代尔祖尔的交通线,从“伊斯兰国”手中夺下苏赫纳,并最终击退代尔祖尔的“伊斯兰国”残敌,只有这样才能与叙伊 边境附近的阿布凯马勒联通起来。目前“伊斯兰国”仍在这条线上顽固抵抗。二是一路向东穿越沙漠,攻占巴克塔尔镇附近的油井,与伊朗支持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人民动员组织”在边境会师。这条线上的主要对手是美空军及其扶持的叙反对派民兵。而俄罗斯、伊朗则乐见“什叶派走廊”早日打通,近期纷纷加大对代尔祖尔的“伊斯兰国”目标的空袭力度。6月18日伊朗从境内向代尔祖尔发射导弹,既是报复“伊斯兰国”在德黑兰制造的恐袭,也是向外界证明其控制叙东部战场的决心。

这条走廊主要集中于叙伊边境南段,其核心是约旦、叙利亚、伊拉克三国交界的坦夫地区。美国、叙反对派试图在此打通一条南北向的“逊尼派走廊”,纵穿土耳其、叙利亚东部、约旦、海湾地区。实际上,美国一直利用叙约边境地带培训叙反对派,干预叙内战。2016年3月起,美军特种部队和叙反对派从约旦进入叙境内,从“伊斯兰国”手中夺下了坦夫地区;同年8月,伊拉克的逊尼派部落武装也从“伊斯兰国”手中攻占了伊、叙、约三国边境的瓦利德要塞,从而打通了自2014年以来被切断的巴格达至安曼交通线,为“逊尼派走廊”打下初步基础。目前叙反对派以坦夫为基地,也有两个作战方向:一是向西进攻,与困在大马士革郊区东古塔的叙反对派取得联系;二是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