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三股势力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在7月初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汉堡峰会上,尽管19个成员重申对《巴黎协定》的坚定支持,但由于美国的退出,与会各方未能就这一应对气候变化的协定达成共识。

特朗普于6月1日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这一决定虽让全世界惋惜,但也未出乎各国意料。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协定》,是出于“美国优先”的经济政策、节能减排的企业成本、资助发展中国家适应和减缓气候变化的“美国财政负担”考量。这一国家公共政策决策行为的根源,在于受到三股势力的影响:气候变化质疑势力、反环保势力和新保守主义势力。

特朗普政府对《巴黎协定》的认知偏差,首先来自于气候变化质疑势力。有研究指出,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和 2005 年,全球出版的气候怀疑论著作分别为 14 部、72 部和 49 部,其中美国作者在这三个年代分别为13部、36部、36部,累计占比近63%。这些著作通常否认气候变化或其对人类的影响,认为所谓气候变化问题属于气候政治和碳政治游戏。这些著作的作者们利用气候变化的不确定性、波动性、反复性,来影响政治家和普通国民对气候变化的认识。在这种认识之下,特朗普本人否认工业化加剧气候变暖。曾任俄克拉何马州总检察长的现任美国环境保护署长斯科特·普鲁伊特也是一位气候变化质 疑论者,他一直质疑气候变化的科学性,并将他的这种认识实践于美国现实政策。他认为奥巴马政府反对化石燃料的清洁能源计划使美国失业率上升,特朗普政府必须改变政策,利用制造业和采煤业提高美国就业机会。此外,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曾任主席的美孚集团,曾经通过游说,来反对美国政府应对气候变化的积极行动政策;能源部长里克·佩里曾提议取消能源部及其发展核能和清洁能源的政策;住房城市发展部部长、总检察长、中央情报局局长等政要,都曾经不同程度地质疑气候变化立法、气候变化行动,或投票反对参与气候变化共同行动。许多有政治追求的共和党人士,因为担心在党内初选时遭遇落选,而不愿在公开场合讨论气候变化政策。

与环境保护势力一样,美国的反环保势力也信誓旦旦地宣称自己的主张是基于公民社会责任。他们声称环境问题是一个政治问题。实际上他们往往成为强势经济利益集团的理论工具。反环保的中坚力量集中于石油、煤炭、化工、冶金、钢铁、电力、汽车、核能等传统的核心经济部门,认为政府环境影响评估所雇佣的专家团队有意夸大相关项目对环境的负面影响。美国工人中的反环保势力则集中在一些传统的核心工业部门,例如钢铁行业在阻碍《清洁法案》出台时,就极力渲染该行业因环境投入而增加了巨额成本。所谓“成本论” 就形成了反环保势力的一个理论分支。成本论者认为美国每年的巨额环境管制费用成了额外的财政负担。佐治亚电力公司甚至声称,修改环保方案将向每一位消费者每一年转嫁150 〜 200美元的负担。底特律汽车行业工人阶层对烟雾控制措施进行抵制;一些农场使用农药、杀虫剂,因环境保护而遭到利益损失时,也成为利己主义的反环保势力。

新保守主义主要包括保守派政治家、智囊团、媒体和自媒体、能源企业、说客组织、公关公司、博客写手团队和所谓“伪科学家”等。他们认为环境保护主义过头了,应对气候变化不过是扩大政府职能、增加财政负担、浪费经济资源的政治借口,并且会阻碍核心产业增长、提高美国的失业率。新保守主义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已颇具势力,他们消解了一系列环境监管政策议案,取消了能源价格监管。共和党在1994 年国会中期选举中取得参众两院多数席位后,发展了大量的新保守主义、气候变化质疑论者、反环保势力入党加盟。2010年美国国会选举以来,这三股反气候变化势力进一步在两院占据上风。化石能源产业的支持和资助使新保守主义如虎添翼,新保守主义在美国选民和联邦政府占据了更大优势,使反对应对气候变化政策达到登峰造极的状态。

(作者为西南科技大学城市学院副教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