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特朗普“信任”的理查德·哈斯在想什么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曾在美国四位总统任内的国防部、国务院任职,担任过老布什总统的特别助理、国务卿鲍威尔的顾问,为稳定阿富汗和北爱尔兰局势充当特使,先后在哈佛大学、卡内基、布鲁金斯学会从事研究,执掌美国顶级研究机构外交关系委员会14年……理查德·哈斯的这份履历堪称“旋转门”机制的典范人物。如今,这位在政学两界均有重要影响力的人物,又因特朗普的赞誉而受到关注。一向与学术界关系不睦的特朗普几次约见哈斯,就外交事务咨询意见,并在“推特”上发声:“我很喜欢他,真正让我喜欢和尊敬的人也就那么几个”。据报道,特朗普还一度考虑任命哈期为美国常务副国务卿。

6月24日,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携新著《失序时代》(A World in Disarray)中文版来华,在盘古智库举办推介活动。包括笔者在内的所有与会者都怀揣一个共同问题:这位受到特朗普“信任”的学者现在在想些什么?

哈斯在演讲一开场就将视线从特朗普引向世界。他说,“我知道大家关注的都是这位新总统。一位总统可以在很多事情上做出选择,比如可以自行选择副总统、推动符合自己倾向的政策、说自己想说的话,但有一件事不可选择,那就是你所处的时代。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希拉里抑或其他人,竞选成功后都要面对同样的世界。”

而在哈斯眼中,这个世界正像他的新书书名一样,正处于“失序的时代”。随后的讲述充满了忧虑:冷战结束后的世界,两极格局被打破,大国争霸卷土重来,弱国造成的问题同样令人失措。中东持续动荡,欧洲因乌克兰事件、英国脱欧、难民危机等面临秩序重组,亚洲格局因中国崛起而面临调整、朝核问题持续发酵、印巴关系剑拔弩张……与此同时,网络黑客、气候变化、恐怖主义、传染性疾病等各种危机突显,以更加多样化的方式对人类构成挑战。

这一长串的讲述,令人不禁想起哈斯在2014年秋天一篇文章中发出的疑问:“这种变化到底是一起起孤立事件,还是某种长期趋势的开始?”如今,哈斯得出的答案显然是更加悲观的那一个:当今时代可能正进入失序状态。这样的论断与美国战略大师基辛格的判断不谋而合。基辛格在《世界秩序》一书中同样忧心忡忡地认为,当今世界正处在貌似有序、实则逐渐向无序状态演进的长期趋势中。

虽然哈斯被特朗普誉为特朗普团队相当“信任”的学者,但他直言不讳地对特朗普就任以来在全球性问题上的决策提出了批评。他在会后接受采访时笑言,“特朗普现在应该不再喜欢我了,因为我一直在批评他的政策”。他严厉批评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决定,认为无论从经济还是机制建设角度看这都是非常严重的错误。他希望这个协定能够继续存在,未来美国可以有机会考虑重新加入。特朗普宣布美国 退出《巴黎协定》在哈斯看来也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哈斯认为,新国际秩序一个基本要素是气候变化合作,无论是否担责,所有国家都无法避开气候变化造成的后果。

近期,笔者接连与多位访华的美国知名学者面对面交流,哈斯式的抱怨可谓不绝于耳。不过,在所有学者将批评矛头指向特朗普时,却也认识到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个执政理念如此偏激的候选人,却依然能够过关斩将夺得总统宝座?或许,在特朗普的“不靠谱”背后,有一些非常“靠谱”的东西在发挥支撑作用。

哈斯说,“外交政策始于国内,仅仅聚焦于外交政策是不够的”。特朗普的很多外交政策并非空穴来风。例如,希拉里、桑德斯等人都曾在总统竞选期间表达了对TPP的反对,显然美国内部对于全球性贸易协议的政治支持在减少。再如,特朗普多次质疑同盟关系,虽然与他个人有关,但也反映了美国国内对于为盟国买单的不满之情。

当然,作为有远见的战略家,得出悲观的结论不应是最终目标。接下来的问题显而易见:这种“失序”是否是不可逆的,有没有解决方案?

哈斯告诉与会者,相对于二战结束后建立的秩序,如今的世界正在进入“2.0版”。“我们最好赶快行动起来。时间并不站在我们一边。所有的问题不会自动消失,只会越来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