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首尔到世宗:韩国迁都小考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今年上半年,位于韩国中西部的小城——世宗市的房价涨幅在韩国一枝独秀。这与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选情看好有密切关系。文在寅在竞选中承诺,将推动从首尔向世宗市的行政首都搬迁工作,重新点燃了韩国冷却已久的迁都议题。从李氏朝鲜王朝至今,首尔(旧称汉城)作为首都已有600多年的历史,可以说兼具正统性和合理性。那么,韩国为何提出迁都?提出过何种方案?迁都过程中又出现了哪些问题?

首先是消除韩国经济和社会痼疾,再造“新韩国”的迫切要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韩国依靠威权资本主义的发展模式实现经济起飞,成长为亚洲四小龙之首。在威权资本主义模式下,财阀和企业逐权力而居,韩国的首都圈借此一举超越传统上更加富裕的釜山地区。包括首尔、仁川和京畿道在内的首都圈聚集了韩国绝大部分的人才、企业、医疗、教育、资本等优良资源。首尔仅占韩国国土面积的0.6%,人口约为1050万,占全国的21%,每平方公里多达17000人的人口密度名列全球前茅。首都圈仅占全国面积的12%,人口却多达2500万,超过全国人口的50%。一半以上的制造业企业集中在首都圈,三星、LG、现代、起亚等大财阀的总部都设在首尔,众多跨国公司、国际组织也大都 在首尔设立分支机构。这种结构导致了一系列社会问题,如交通堵塞、住宅拥挤、房价畸高和不动产投机严重、物价昂贵、贫富差距拉大、社会阶层日益固化等。近年来,韩国日益加深的社会危机与首都圈的大城市病密切相关。与首都圈的过热发展形成对比的是,韩国中部和西南部经济发展迟缓,特别是全罗道和忠清道地区与首尔的经济差距巨大,地域发展不均导致了严重的地域对立。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至今,韩国一直在推动经济的转型升级,试图打破政治权力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推行公平竞争、合理分配的市场经济,但始终未能消除财阀垄断、官商勾结等痼疾,持续增长乏力,贫富差距和地域差距持续拉大,阶层固化、经济和社会发展不平衡的弊端日益凸显,民众担忧国家进入“失去的20年”。大部分民众、特别是年轻人对社会日益不满,对韩国的未来也缺乏信心。此前,反对朴槿惠的群众集会竟有超过1000万人次参与,反映了民众对现有制度的深层不满。鉴于首都圈在韩国社会和经济中的超高比重,可以说韩国的问题就是首都圈的问题。2002年卢武铉提出彻底搬迁首都行政职能的迁都方案,其初衷就是为了打破财阀和保守政治精英等既得利益集团的勾结和掣肘,避免中央过度集权阻碍地方发展,解决首都圈的大城市病,带动西南落后地区的发展,实现全国的均衡发展。

其次,安全威胁也是韩国迁都 的重要考量。自上世纪中叶开始,朝韩长期紧张对峙,半岛多次走到战争边缘。首尔距朝韩军事分界线仅40公里,处在朝鲜的炮火威胁之下。一旦发生战争,聚集了绝大部分韩国人口和财富的首尔很可能毁于一旦。首都圈的过度膨胀,实际上大大增加了韩国的脆弱性,也导致韩国在面对外界挑衅时,在和谈之外的政策选择余地变小。2003年开始的驻韩美军南迁也加剧了韩国的担忧。特别是在近年来朝核危机愈演愈烈、东北亚大国博弈纷繁复杂的情况下,战争的风险难以排除,将首都圈的人口、财富和重要政府机构向地方分散成为韩国未雨绸缪、增加安保能力的重要一步。

韩国最早的迁都构想可以追溯到朴正熙时代。1977年,朴正熙命秘书室花费两年时间,投入150多名内外专家制作了名为“白地计划”的报告,阐释了韩国迁都的理念、计划、目标和方向等,并选定位于忠清南道公州市的长岐面(“面”相当于我国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