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新家族政治”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特朗普执政已过半年,民调显示其支持率跌至36%,创下过去70年历届总统同期支持率的新低。尽管针对特朗普本人的“通俄门”指控未必能够坐实,但其长子承认曾在2016年大选期间同俄罗斯律师会面一事却在持续发酵,女儿代替特朗普坐上德国汉堡二十国集团峰会主宾席也是引发舆论热议。总统家人乃至家族成为新闻热点并不是稀罕事,但特朗普一家的新闻同美国政治生活的紧密程度之高却是十分罕见。与其说特朗普入主白宫,倒不如说是特朗普一家入主白宫,特朗普的“新家族政治”注定让这一届美国政府成为史上私人性质最强的政府。

美国从来不乏在政治领域声名显赫的家族。从美国建国以来,大致有四个家族称得上所谓的“政治家族”。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是《独立宣言》的签署人之一,他的长子约翰·昆西·亚当斯是美国第六任总统,还担任过门罗政府的国务卿,也是惟一一位后来当选国会众议员的卸任总统;在《独立宣言》上签字的另一个亚当斯——塞缪尔·亚当斯,同约翰·亚当斯有着同一位太祖父,塞缪尔·亚当斯还是美国革命先驱,波士顿倾茶事件就是由他策划和发动的。

美国历史上有两位罗斯福总统,他们也属于同一家族,是远房叔侄关系。西奥多·罗斯福(老罗斯福)留下了著名的外交遗产“胡萝卜加大棒”,富兰克林·罗斯福(小罗斯福)是惟一一位连任四届的美国总统,贡献不需多言。

罗斯福家族之后,接过“政治家族”大旗的是肯尼迪家族:老约瑟夫·肯尼迪在成为百万富翁之后立志让下一代成为政界精英,他的四个儿子中除了长子英年早逝之外,一位成了总统,一位成了司法部长,一位担任参议员达47年之久。肯尼迪家族的后人至今仍活跃在美国主流社会之中。

最近的一个是布什家族。老布什总统的祖父塞缪尔·布什是钢铁石油大亨,曾担任过全美招商协会会长、胡佛总统的顾问。老布什的父亲先经商后从政,是艾森豪威尔时期的参议员,老布什和小布什父子二人先后成为总统,小布什的弟弟杰布·布什也官至得克萨斯州州长,虽然去年参选总统失败,但仍活跃在政界当中。

此外,当然还有克林顿家族。这个“夫唱妇随”的政治家族是否因希拉里在2016年的败选即将退出美国政治舞台的中心目前还不能定论,夫妻二人至少在民主党内仍是大老。

特朗普家族具有明显不同的特点。一是以往的政治家族大多是经过几代人努力,完成了资本积累之后从商转政,逐步上升,最终入主白宫。特朗普家族则是“跑步前进”,一飞冲天。二是以往的政治家族在进入政界后,往往专心政务,政商分开。特朗普成为总统后并没有放弃他的家族生意,指定了代理人,儿子女儿女婿在“参与”国家治理的同时,自己的主业也并未荒废。三是特朗普对于“家族政治”的依赖程度明显高于其他家族。竞选团队的核心是他家人,女儿女婿跟着他直接进入白宫,女婿库什纳作为高级顾问在白宫有办公室,女儿伊万卡当了不拿薪水的顾问。特朗普显然创造了一个新的“家族政治”模式。

在这样一个“新家族政治”之下,特朗普未来需要面对的挑战与质疑只会越来越多。一方面,紧密的政商关系本身就是爆点十足的话题。特朗普的总统公职与私人利益的可能冲突一直是民主党攻击他的话柄。华盛顿特区和马里兰州的检察长在2017年6月就联名控告他违反美国宪法中的薪酬条款。根据美国法律规定,包括总统在内的政府官员不得从与外国政府有经济往来的公司运营中获利。而特朗普始终拒绝公开其纳税申报表,这给了民主党继续为特朗普制造麻烦的操作空间。另一方面,协调家族同幕僚乃至政府之间的关系也是巨大工程。特朗普在组建竞选团队时几乎得不到共和党的明确支持,早期的竞选团队基本是来自于家族成员的关系网络。女儿“代父出征”、女婿“入赘白宫”,折射出的是特朗普内心深处的传统观念:家族和血缘才是最可信的。而小特朗普陷入“通俄门”之后,特朗普对律师团队的不满也折射出,在白宫内部,幕僚们需要维护的除了国家利益之外,似乎还有特朗普的家族利益。然而问题是,这种“传统价值观念”同技术官僚为主体的现代治理模式本身是矛盾的,这种矛盾将贯穿特朗普的整个任期。毕竟,美国一人一票投出来的是特朗普,而不是“特朗普王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