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的强军梦:理想与现实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近年来,土耳其在地区事务中的立场日趋强硬,频频展示“肌肉”。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后,土政府长期武装叙利亚反对派、在叙内战中扶植代理人。2015年11月,土空军在土叙边境击落一架俄罗斯SU-24战机,进一步卷入地区冲突;同年12月,土耳其军队开进伊拉克北部,致土伊关系紧张;2016年8月,土发起代号为“幼发拉底河之盾”的跨境军事行动,派兵入叙打击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今年初,土军队攻占“伊斯兰国”控制的叙北部战略要地阿尔—巴布地区,并以此为基础扩大控制区域;5月,土战机又在爱琴海东北部、中部和东南部空域与希腊战机对峙,舰艇一度闯入希腊领海;6月,卡塔尔断交危机爆发,土政府罔顾沙特阿拉伯等国警告,派遣数百名陆军携带装甲车、榴弹炮等武器先后进驻多哈军事基地……

有评论认为,这些举动意味着土耳其的外交政策正在逐步军事化,从此前达武特奥卢时代强调“软实力”转变为强调“硬实力”、通过军事手段应对安全风险和挑战,更高效、更主动,也更果断,带有鲜明的“埃尔多安色彩”。简言之,土耳其似乎已经厌倦了在地区事务中只依靠“温文尔雅”的外交对话和联盟建设为自己争取利益和话语权,而希望采用更加直接的办法——“用拳头说话”。 作为中东第一大经济体、北大 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土耳其坐拥地区(除以色列外)最强大的军事力量,无疑具备“用拳头说话”的实力。首先,土军队规模庞大,仅陆军常备军力就有四个集团军九个军约40万人,稳居北约第二,仅次于美国。海军和空军现役部队约11万人。预备役充足,必要情况下能立即动员37万兵员。此外,土耳其还设置有准军事部队,包括宪兵和国民警卫队、海岸警卫队,装备装甲运输车、直升机、运输机和近岸巡逻艇等,平时归内政部管辖,战时听从陆、海军司令部调遣。

其次,土军队部署合理,扼守战略要地,实战中能抢占先手优势。土陆军第一集团军总部设在伊斯坦布尔,军力部署在黑海海峡和东色雷斯地区(即土领土的欧洲部分),把守欧亚通道;第二集团军总部设在马拉蒂亚,军力部署在土东南部边境地带,稳控库尔德地区;第三集团军总部设在埃尔津詹,军力部署在土耳其与亚美尼亚边境,镇守东北门户;第四集团军总部设在伊兹密尔,军力部署在爱琴海和地中海沿岸地区,看守海岸线。其中,第一集团军把守的战略位置最为重要,装备最精良、战斗力最强。这一格局既符合土耳其的地缘政治现实,也满足了北约整体战略部署的需求。

其三,土耳其在海外多地驻军,通过军事合作加固伙伴关系,辐射地区影响力。目前,土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已建成一个占地400公顷的所谓“军事训练营”,计划第一批派遣200名土军官培训当地士兵,旨在协助打 击索马里极端组织“青年党”,这是土耳其在海外建成的第一个、也是最大的军事基地;在卡塔尔,土永久性军事基地已于2016年4月完工,现已有300多名土军士兵进驻,未来计划增至3000人;在伊拉克、叙利亚北部,土军以执行特别侦察任务、开展反恐行动为由长期驻扎,并向当地亲土武装提供装备和训练;在塞浦路斯北部,土部署了一个军的兵力约3万人,装备有重型武器,承担着控制占领区、联合防御等任务;在阿富汗和黎巴嫩,土军积极参与、配合联合国的军事行动。此外,土耳其还计划与阿塞拜疆、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商讨开辟新的军事基地,意在扩大海外驻军范围,在西亚、中亚、南亚和东南亚进一步投射力量。

但另一方面,土耳其军队也存在一些“先天不足”,严重削弱了其实战能力。一是军队整体现代化水平不高,装备陈旧。以土陆军为例,其主战坦克装备以M-48、M-60型为主,配备少量“豹”1、“豹”2型。前者是冷战时期美国陆军的主流装备,已被淘汰替换,部分型号改装后继续向盟国出售;后者是德国于上世纪60至70年代研发制造,20世纪末21世纪初成为西方国家的主流装备,但土耳其陆军配备的型号较低,大致处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水平。二是武器配备不平衡,以防御性武器为主,缺乏战略进攻武器。二战后,土耳其加入北约,成为冷战期间美西方防御和对抗苏联南下扩张的前哨,其安全高度依

(下转第42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