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重燃与西方一体化信心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追求与欧洲一体化是乌克兰自独立以来的外交政策之一,这不仅是一种外交优先方向,而且还是一种经济自由化和政治西方化的选择。与此同时,独立以后的乌克兰还小心地与北约发展一种伙伴关系,寻求在俄罗斯与西方之间寻找一种安全平衡。但是,在2013年底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乌克兰在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平衡关系被彻底打破。乌克兰已从与欧盟政治、经济的一体化扩大到安全领域的全面一体化,融入欧洲和加入北约成为波罗申科政府外交和安全战略的优先方向之一。 2016年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在一定程度上使“乌克兰危机”演变成为 “乌克兰僵局”。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在竞选中对普京大加赞赏,批评奥巴马政府浪费美国外交和经济资源在世界各地推广“民主革命”,加剧了世界的不稳定,给美国纳税人带来不必要的负担。在选举结果公布之后,与奥巴马立场不同的特朗普让乌克兰危机中的各方不得不重新审视局面,无论是基辅还是莫斯科都希望白宫新主人能够拿出解决危机的新方案。然而,事态的发展并不顺利,特朗普当选伊始就深陷“通俄门”漩涡,建制派政治力量与特朗普总统之间的斗争导致美俄关系处于困难的停摆状态。直到今年7月汉堡G20峰会期间,特朗普与普京的会面才得以实现。但是,两国领导人的首次会面似乎并未取得什么实质性的成果,双方在一些关键问题上互不让步,特别是在如何化解乌克兰危机问题上仍有较长的路要走。

各自特殊的国内政治环境使得特朗普和普京不敢在乌克兰问题上越雷池半步。自入主白宫以来,持续发酵的“通俄门”调查不仅迫使特朗普的安全顾问弗林辞职,而且也影响到特朗普安全和外交团队的组建。就在7月7日的“双普会”后,《纽约时报》在7月9日爆料,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在去年美国大选期间曾跟一名与俄罗斯政府有联系的律师会面。美国媒体还披露,特朗普在G20峰会期间曾经与普京私下会面。国会和媒体的死缠烂打让特朗普的对俄政策如履薄冰,无论是真心还是故作姿态,改善与俄关系已远远超出了美国外交政策的范畴,成为国内政治斗争的敏感话题。普京也同样面临着民族主义的压力,特别是即将到来的2018年总统选举,希望继续执政的普京绝不敢在涉及民族感情和国家安全利益的乌克兰问题上做出实质性的让步,普京的政策选择空间更是十分有限。正是在这种类似的国内政治压力下,“双普会”能够取得的成果实在是乏善可陈,美俄迅速改善关系的预期正在演变为美俄关系搁浅的现实。

事实上,自2014年的危机之后,乌克兰向西方靠拢的进程并不顺利,欧盟成员国批准乌“联系国地位协定”的过程遭遇了荷兰公投的否决。对于乌加入北约的要求,北约成员国中的德国和法国也明确表示,短期内不具有操作性。可以说,无论是欧盟还是美国,在处理乌克兰的西方化请求时都小心谨慎,担心被乌克兰冲突“引火烧身”。支持乌克兰的欧洲一体化进程和强化与北约的关系,成为西方与俄罗斯关系中的不稳定性因素。欧盟和美国更希望将乌克兰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