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开溜,对欧洲安全防务影响几何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英国公投做出的脱欧决定正在对欧洲乃至全球安全防务产生深远影响。在英国进行的民调显示,支持脱欧的民众和政治家更多是出于在经济、主权和移民问题上的考量,安全防务政策并不是他们主张脱欧的主要驱动因素。然而,随着脱欧谈判具体问题浮出水面,脱欧公投对英国和整个欧盟地区安全防务的潜在影响成为欧洲政客们辩论的焦点之一。

鉴于脱欧谈判时间表在2017年3月刚刚确定,双方在谈判中的预期和对未来脱欧完成后新的安全防务关系远没有明确的指向。且在谈判过程中亦缺乏正规机制可循,谈判的最终结果不仅取决于双方的权衡与妥协,外部局势和一些突发事件也很可能改变最终协议的内容。因此,英国脱欧使本已处于高度不确定环境中的欧安防务更显不确定。

首先,脱欧或导致欧洲情报共享和跨国拘捕机制失灵,对地区安全的冲击将远超对集体防务的影响。

国家是国防事务的主体,国际防务往往通过政府间的合作进行,而不是由超国家层面的机构负责。且与北约相比,欧盟本身就不是一个防务主体,正是认识到这一点,英国长期对欧盟共同防务建设持反对立场。因此,相比英国和欧盟联合防务,脱欧对网络安全、安全信息共享、反恐、跨国犯罪追铺等与民众日常生活联系更紧密的安全事务冲击更大。

英国是欧盟整体安全网络中的重要力量。每年英国向欧盟政府间反恐合作项目提供总计超过20亿英镑的经 济支持,同时也为欧盟应对恐怖主义威胁、跨国犯罪、网络安全威胁以及军事科技等研究提供大量经济和智力支撑。英国脱欧后,欧盟势必失去一个主要的安全资金来源,在安全能力建设方面将面临更大经济压力。

欧洲国家遭受恐怖袭击的威胁日趋严重,安全情报共享是其打击恐怖主义和跨国犯罪的主要信息来源。据报道,2016年欧洲国家间情报分享量增加了10倍,而英国又恰恰是使用欧洲刑警组织反恐数据库最多的三个欧盟成员国之一。仅2016年一年英国就向申根信息系统发起5.14亿次使用申请,是意大利使用该数据库次数的三倍,也远超德国。一旦英国脱欧,欧盟有权不再与英国合作,双方情报共享机制面临失灵,英国离开欧洲刑警组织和退出“欧洲拘捕令”安排后开展以欧洲国家为主要合作对象的跨国协同调查和拘捕也将变得孤立无援,这势必增加欧洲应对恐怖主义等跨国家安全问题的难度。因此,在脱欧谈判过程中,英国和欧盟成员国需要重新确定安全合作模式,特别是如何保持和加强英国与欧盟成员国的双边安全合作,以应对恐怖主义、犯罪集团和网络等跨国安全威胁。

其次,英国在关键时间节点选择脱欧,势将加剧欧洲内部分歧,削弱欧盟自主防务合作升级的动力。

在英国脱欧公投前,欧洲国家已然面临重大安全风险,包括欧盟国家对俄罗斯的安全疑虑、恐怖主义、移民危机、中东战局等,欧盟成员国为应对这些风险提出的集体措施包括: 欧洲议会批准投入2500万欧元用于军事研究,建立欧盟共同边境部队,授权提升欧洲刑警组织的“反恐”能力,等等。在这些雄心勃勃的计划尚处在酝酿中的关键时点,英国选择脱欧,不仅将减少英国对这些规划资金、人力和技术等方面的支持,更会阻碍欧盟未来安全机制的升级,增加不确定性,削弱欧盟成员国进一步深化彼此安全合作、把欧盟建设成兼具军事合作主体的区域组织的信心。受英国脱欧冲击,欧盟成员国可能更加不愿在集体安全防务方面增大投入。一个“嘴软腿细”的欧盟也将更难以与美国在安全防务议题上分庭抗礼。

尽管有评论认为英国曾反对欧盟建立安全共同体,其脱欧对欧盟集体安全发展未必是负向影响,但需要指出的是,英国不是欧盟唯一障碍,其他成员国之间的分歧只是暂时被脱欧事件掩盖。从长期来看,英国完成脱欧后,由于包括两个最大成员国德国、法国在内的27个成员国拥有不同的战略优先、安全威胁、经济水平和军事基础,相比双边安全防务合作,欧盟成员国之间的集体安全合作仍面临巨大困难。

第三,欧洲安全防务的侧重点将面临调整和分化。

一直以来,英国对欧洲安全和自身安全重心的界点存在偏差。在欧安事务中,英国强烈谴责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强调俄对巴尔干地区的威胁,主张扩大对俄制裁。而审视自身对外安全关系时,英国强调其主要安全利益集中在中东、亚太、印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