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命”是空调给的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这个七月,北京连续两周闷热无比,每天奔波,总是汗湿衣衫,疲乏感阵阵袭来,感觉甚是不爽。然而在一些场合,却不时听到对“冷”的抱怨。那是刚从新加坡出差归来的朋友,由于未能抵御狮城别样的室内低温,而仍然心有余悸。再早点,六月在年度香格里拉对话会上舌战特朗普政府军政高官的几位女学者,回国后同样是连连叹息“新加坡的空调开得太冷了,下次去一定记得带件小外套”。

新加坡之“冷”对我不是新鲜事。由于工作原因,曾有那么几年每一两个月就要飞趟新加坡,对这个国家的热冷交替所产生的“张力”有切肤的体会。平生第一次踏上狮城土地的第一印象竟是“眼前一片模糊”,因为走出机舱,眼镜立即蒙上一层水雾。然后便是在室内外冷热的反复交袭中“打摆子”,衬衫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这样的差旅体验实在不算美妙。

去得多了,也就有了经验。说来可笑,频繁往返新加坡还是促使我戴上隐形眼镜的直接原因之一。西装外套一定不要早早穿起来,而是搭在手臂上,衬衫要买免烫的,也要随时“绅士”地提醒同行女士备好披肩或罩衫……

后来,还真对新加坡为什么把空调开得那么低做了一番探究。

新加坡是典型的热带城市国家, 月平均气温白天31摄氏度、夜晚24.1摄氏度,全年平均相对湿度84.2%,很难想象没有空调在那里怎么生活。所以,新加坡成了“空调化的国家”,中央空调的普及率世界最高,冷气机耗电量约占全国家用电力消耗量的30%、商用电力消耗量的40%。

初到新加坡的人对该国室内温度不适应,相当程度上是因为室内外温差过大、办公楼楼宇必须通过空调送冷除湿——人在室内工作居住的理想湿度应是50%左右。

在著名答疑网站“知乎”上,有位热心的工程师专门写了一段话,从技术角度对新加坡之“冷”作了解释。他说,新加坡各大建筑里安装的中央空调基本上都是变风量(VAV)系统的,这是一种上世纪60年代由美国开发、80年代开始普及的技术,即在空调系统中央部统一过滤、冷却空气,根据楼内各房间的温度设定分别调整送风量,温度设定高的少送点冷气,温度设定低的就多送点。但为了维持室内的换气率,冷空气的送风量是有一个下限的,这就意味着每个房间的温度设定实际有个上限。为解决这个问题,VAV系统统一冷却的空气在送入房间前会再经历一段加热过程,以保证达到房间用户设定的温度。但在提倡“绿色建筑”“节能建筑”的新加坡,2005年官方颁布的有关标准是不允许进行这段“重新加热”的。

笔者在新加坡游走时,注意到即便是居民住宅楼,包括很多廉租的 “组屋”,也已中央空调化,为此曾向新加坡官员询问,到底推广中央空调节能,还是鼓励老百姓自行安装壁挂式空调省电,得到的回答是:毫无疑问,一个普及中央空调的城市要比安装着数百万台壁挂式空调的城市省电,也更宜居,而且,美丽的新加坡不允许杂乱无章的建筑外观。

然而对新加坡人来说,他们都知道,“空调化”更是政府精细策划和操作的结果,外国人在新加坡感受的“冷”正是“精细管理”这个新加坡之治的关键词的真实体现。

新加坡曾经出了本挺有名的书《新加坡,一个空调国度》(Singapore:An Air-Conditioned Nation),作者是媒体人、前南洋理工大学副教授希里安·乔治(Cherian George),他在书中引述了新加坡立国之父、前总理李光耀早年接受《新视野季刊》(New Perspectives Quarterly)专访时的一段谈话。当时,记者问“你认为最伟大的发明是什么”,李光耀出人意料地答:“空调。空调对于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发明。也许是历史上最了不起的发明。空调的出现让热带的发展成为了可能,改变了文明的本质。没有空调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