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托·席利:欧盟对“一带一路”的主要关切在于“平等获益”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6月15日,来华参加第三届中德(欧)中小企业合作交流会的德国前内政部长、社民党元老奥托·席利,在京与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单位的几位学者以及包括本刊记者在内的一些媒体人士会面,就德国内政以及包括中德关系在内的德国对外关系方面的问题进行了交流和讨论。

席利是德国政坛的资深人士,他早在上世纪70年代初就开始活跃于联邦德国的政治舞台上。他是德国绿党的创始人之一,但后来因为政见不合而退出,并加入了社民党。1998年至2005年,席利在施罗德内阁中担任德国联邦内政部长一职。在任期内,面临9.11事件所带来的冲击,席利采取了很多应对措施,包括推动一部新的外国人法通过。

本次会面恰逢德国选战筹备正酣、英国脱欧持续发酵、美国新总统特朗普提出的一系列政策“撼动”西方秩序等事件进行的节点。与此同时,中国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引起了包括欧盟国家在内的广大国际声音的积极响应,同时也夹杂着来自德国和欧盟方向的疑虑。

席利是在德国驻华大使馆用完早餐后前来参与会谈的。他首先就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发表了看法。他表示,德国支持并且欢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认为这是具有历史性意 义的百年工程。这个倡议为全球经济增长提供了新空间,也为沿线国家的政治稳定提供了支持。德国方面对“一带一路”倡议非常欢迎,在前一阵子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德国也派出了以经济部长布里吉特·吉普里斯女士为首的代表团。还要特别指出的是,德国联邦政府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提供了40亿欧元,这已经足以证明德国方面的态度。

但欧盟方面还是有一些担忧存在,其关切在于合作各方是否能够平等获益。中国和欧洲都需要确定更为具体的合作领域,摒除形式化的东西,不然会带来项目协调上的问题。要特别明确的一点是, 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合作中,欧盟并不欢迎产生另外一套有别于欧盟现有规则的规则和标准,这会导致欧盟成员国各自行事。如果需要另立标准,那么应当明确欧盟才是中国的对话伙伴,而非中东欧成员国。因此,如果中国在和中东欧国家的合作中自行订立标准与机制,那么中欧之间将产生误解和协调方面的问题。

在这里,席利还不恰当地举例说,如果欧盟与中国新疆的合作采用一套标准,而与中国作为一个整体的合作采用另外一个标准,也会带来很多的误会——16+1是中国与欧洲一部分国家的合作。众所周知,新疆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16+1机制中的一部分中东欧国家是欧盟国家——有遵守欧盟相关法律法规的义务,但它们首先是拥有独立主权的国家,完 全可以根据自己的国情独立自主地开展对外合作并与其他国家签署相关协议,做出其他一些合作安排。这里还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去年11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里加出席第五届中国—中东欧领导人会晤时发表讲话指出,16+1致力于构建开放包容、互利共赢的新型伙伴关系,且16+1是中欧合作的组成部分和有益补充。毫无疑问,16+1新型伙伴关系的这些性质使其也对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其他国家开放。

有关“一带一路”倡议,席利还表示,“一带一路”选择丝绸之路的名称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做法,这提醒人们很久以前欧亚地区就已经有相关经济往来了。“一带一路”倡议已经提出了一些年,但席利认为倡议还需要更为具体的商业计划,应该具体规划哪些参与者、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要达成什么样的效果。他建议应该就具体的项目成立跨地区、跨国境的高层委员会对其进行具体指导。如果项目能带来足够的收益,那么包括中国和德国企业在内的各方企业都会感兴趣。这一定会带来竞争,但竞争总是有益的,因为其能促进经济的发展。但竞争必须建立在公平的基础上,因此项目的竞争应该以国际招标的形式进行,并且保证中国在中东欧的投资项目按照欧盟的规则和标准进行公开招标。席利的表态也是欧盟一贯的关切,作为中国与中东欧合作旗舰项目的匈塞铁路一直以来都在面临着欧盟方面不间断的审查。欧盟委员会认为匈塞铁路的招标过程涉嫌违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