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洞朗对峙看中印战略竞争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自2017年6月18日印度边防人员非法越界进入中国境内、企图阻止中国在洞朗地区的道路施工、挑起中印边境对峙,到目前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尽管是非曲直非常清楚,中国外交部也以大量史料为依据,指出印方越境行为的非法性,警告并敦促印方无条件将越界边防部队撤回到边界线印方一侧。但不知道是“骑虎难下”还是“有意为之”,迄今为止,印度并没有释放任何撤退信号,该对峙已经成为中印自1962年边界冲突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事件。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此次印度非法越境而导致的洞朗对峙,存在内部驱动与外部因素两方面的原因。

内部因素:第一,为总统大选“造势”。对峙发生一个月之后的7月17日,印度即举行总统大选。莫迪政府希望印度人民党(BJP)候选人拉姆·纳特·考文德胜出,从而夯实执政党在议会的权力基础。果然。印度选举委员会7月20日宣布的总统选举计票结果显示,考文德以2930张选票成功当选印度总统,以绝对优势击败反对党提名的候选人。这一结果不仅可以巩固执政党在人民院(议会下院)的势力,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目前在联邦院(议会上院)实力不如反对党国大党的情势。第二,煽动民族主义情绪,转移国内矛盾。莫迪执政以来,实施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包括 废钞、征地、税改等。这些措施在解决问题的同时,也激化并积累了不少矛盾。此次中国在洞朗地区修路,无形之中成为印度政府转嫁国内矛盾的“契机”。莫迪有意借此机会,将国内不利的舆论氛围转变为积极的民意支持。一直以来,受1962年中印边界冲突的影响,“中国因素”极易引发印度的民族主义情绪。第三,减缓市场对中国产品的依赖速度。目前中国的手机、家电和玩具等消费品正在加速占领印度市场,这让莫迪政府担心会造成更大的对华贸易逆差并冲击到印度国内产业的发展。

外部因素:第一,中国在洞朗地区修建公路和基础设施增加了印度的担心,印度建立在“地缘政治想象”基础上的“威胁感”加大了。印度担心中国修建公路和基础设施会使洞朗地区由原来的中国—不丹“争议区”转变为中国实际控制区。他们还认为该地区有可能成为一把“尖刀”,而它一旦插入被印度称为“鸡脖子”的西里古里走廊,就成为中国“肢解”印度的“利器”,增加印度在陆地方向的战略被动。第二,印军越境行为也有对中巴经济走廊建设通过巴控克什米尔地区表示不满之意。近年来,不断深化的中巴关系,让印度认为“有理由”把中国作为竞争对手,甚至是“假想敌”。特别是,建设力度不断加大的中巴经济走廊在印度看来简直“如鲠在喉”。第三,与印度没能如愿加入核供应集团而产生的“挫败感”和“失落感”有关。2016年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