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危机:地区力量何以破局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委内瑞拉7月30日举行了制宪大会选举,并于8月4日成立了制宪大会,以重新制定国家宪法。自2015年委内瑞拉反对党联盟赢得议会多数席位后,该国“府院之争”日趋激烈,暴力和骚乱事件频发。随着委国政治、经济、社会危机不断交织、升级,拉美国家在对待委内瑞拉问题态度上出现了严重分歧。那么,不同的拉美国家有着怎样的立场和态度?地区力量在委内瑞拉危机中又该如何破局?

在2013年4月14日委内瑞拉总统选举中,已故总统查韦斯指定的“接班人”尼古拉斯·马杜罗以1.5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险胜反对党联盟候选人恩里克·卡普里莱斯。查韦斯去世前,委内瑞拉国内就存在严重的社会分裂。马杜罗上台后,由于内部分裂愈加严重和广泛、被石油捆绑的经济形 势日益严峻、外加马杜罗的国家治理能力乏善可陈,委内瑞拉国内出现严重的物价飞涨、物资短缺及治安恶化等问题。

2015年12月,委内瑞拉反对派政党联盟在议会选举中赢得了三分之二以上席位,实现了对议会的控制。此后,马杜罗政府与反对派陷入了激烈的“府院之争”。委反对派不仅通过议会频繁否决政府的决策,调查政府高官,还在2016年发动了声势浩大的罢免公投。但最后国家选举委员会以反对派征集的签名涉嫌造假展开调查,有效迟滞了罢免公投进程。

今年5月,马杜罗宣布启动制宪大会,这成为了压制议会的关键。反对派不断向马杜罗政府施压,试图迫使其停止制宪大会进程。其中包括反对党联盟7月16日举行的反对制宪大会的“全民公投”。虽然此次公投不具有法律效应,但其结果给马杜罗政府带来了更大的国内国际舆论压力。

由于意识形态和政策差异,拉美地区几乎每个国家都以特有的方式加入了一个或多个区域集团,形成了相互交叉重叠、多层次、多类型的一体化格局。委内瑞拉制宪大会选举结束后,拉美国家对此态度泾渭分明。

由古巴、玻利维亚、厄瓜多尔等左翼国家组成的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对委制宪大会的选举表示祝贺,称其是“主权行为”,并呼吁通过对话“促进委国政治、经济稳定”。而8月8日,秘鲁、巴西、阿根廷、墨西哥等17个美洲国家的外长或代表在秘鲁会晤后,发表了联合声明,称不承认委新成立的制宪大会。早在2016年,美洲国家组织就开始以委破坏民主制度为由,积极推动该国政权的更迭。委内瑞拉制宪大会成立后,南方共同市场(以下简称“南共市”)创始国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在巴西召开了紧急会议,称委触犯了南共市有关成员国和联系国民主承诺条款,决定无限期中止该国成员国资格。那么,为什么查韦斯执政时同样被质疑民主性,却能被批准加入南共市,而马杜罗政府被指责破坏民主秩序时,却被南共市无限期中止成员国资格?这样的结果不仅取决于委内瑞拉自身的民主状况,更取决于当前拉美政治格局的“左退右进”。

随着阿根廷、巴西右翼政党上台执政,拉美结束了长达十六七年的左翼执政周期。南共市是第一个完全由发展中国家组成的共同市场,也是南美地区最大的经济一体化组织。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在1999年上台之初,就表达了加入南共市的愿望。2006年,南共市成员与委内瑞拉签署了“入市协议”。但根据该组织宪章《亚松森条约》规定,该协议需经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