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禁止行纳粹礼的背后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近期,两名中国游客因在德国联邦议会大厦前行纳粹礼并使用手机相互拍照而遭警察拘捕一事在网络上引发关注。据报道,两人因“使用违宪组织标志罪”而被逮捕,在各自缴纳500欧元保释金并在警察局录下口供后获释。

德国刑法典第86条规定,禁止传播或在公共场合使用违宪政党或组织的标志,包括旗帜、徽章、制服、口号、问候礼等。第86条中还专门对宣扬纳粹思想做出明文规定,纳粹万字符、“希特勒万岁”口号、“胜利万岁”口号、纳粹举手礼、纳粹党歌都被禁止使用;如果定罪,将被处以罚款,情节严重者最高可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只有在“教育国民防止违宪,或用于艺术、科学研究和教学,或用于对历史事件或对历史作报道或类似目的之宣传品和行为”,才不会被定罪。

纳粹发动的二战是德国更是人类历史上的空前浩劫。战后,德国政府汲取历史教训,进行了一系列国家制度设计,使打击和防范纳粹复辟逐渐上升为德国国家意志。

首先,在立法和司法上,德国政府和司法部门对宣扬纳粹思想、参与极端活动的行为予以严厉打击。1949年5月,联邦德国通过的《基本法》宣布永久取缔纳粹党,禁止其以任何面目出现,同时开始设立专门法庭对纳粹战犯进行审判。到1970年底,共有6180人被判决有罪,其中12人 被判处死刑,123人被判有期徒刑。1963~1965年在法兰克福举行的奥斯维辛审判,推动联邦法院取消了关于纳粹罪行的诉讼时效问题,由此对纳粹战犯罪行的追究可以无限期持续,这对在逃战犯以及潜在的纳粹拥护者都形成了极大震慑。1985年,联邦议会通过决议,将否定迫害犹太人的言行判定为对犹太人的侵害,应给予法律惩处。1992年,德国修订的《公开煽动法》规定,那些可能导致人们联想到纳粹主义、军国主义或第三帝国的符号和标志,都不得在公共场所使用。1994年5月,联邦议会通过的《反纳粹与反刑事犯罪法》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宣扬纳粹和种族主义思想,严格禁止使用纳粹标志的行为,否认纳粹对犹太人以及其他民族的大屠杀的言行将受到严惩。同时,联邦议会还加重了刑法典中对“煽动罪”的惩罚力度。在公开场合宣传、不承认或者淡化纳粹屠杀犹太人罪行的,可处以最高五年的监禁。

随着德国国内时局的变动以及经济、社会的变化,一些极右翼组织即所谓“新纳粹”也改头换面,沉渣泛起,在政界和民间造成恶劣影响。于是,从1951年开始,许多新纳粹政党或团体被取缔,其余则被迫转入地下活动。1952年,“德国社会帝国党”被取缔;1982年和1983年,“德国人民社会主义运动”和“民族社会主义行动阵线”相继被取缔;2000年, “鲜血与荣誉”德国支部被取缔; 2016年3月,德国警方对一个名为“白狼恐怖团队”的新纳粹组织展开突击搜查,缴获大量枪械、宣传手册等, 该组织随后被取缔。近年来,由于外来移民增多,尤其是大量来自中东地区的难民涌入,使德国国内极端右翼势力日益猖獗,针对难民、穆斯林和犹太人的暴力活动时有发生,但德国政府和司法机构对此类行为的打击也一直未停止。

其次,教育和引导国民尤其是青少年树立正确的历史意识。德国教育法明确规定,在中小学教科书中必须包含一定比例的关于纳粹时期历史的内容,历史课教师必须讲解纳粹历史,尤其是迫害犹太人及其他群体的历史。除了历史课,德国学校还通过其他课程帮助学生深入了解相关史实。比如在时事课上,教师会结合大屠杀来引导和启发学生思考诸如种族冲突、难民等现实问题;在语文课上,描述大屠杀期间个人经历的纪实作品《安妮日记》是必读书籍。在中学九年制教育结束之后,每个学生都要接受为期一个学年的纳粹德国历史的学习。勃兰登堡州教育部门负责人斯特凡·布赖丁介绍说,在德国教授纳粹历史课的目的在于:其一,介绍过去的史实;其二,以人权为标准对历史进行评判;其三,形成民主意识,防止未来再出现独裁统治。在课堂之外,政府和教育机构还组织学生到集中营旧址和二战纪念馆参观,并邀请大屠杀幸存者讲述自身经历;鼓励学生们利用假期到这些地方担任义务讲解员或从事其他志愿服务,一些非政府组织和基金会对这些学生提供资助。

第三,在学校教育之外,利用媒体、纪念性场馆等向民众传导正确的历史认识。1958年,联邦德国媒体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