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能实习生制度:日本非熟练劳动力的蓄水池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日本一直没有放开移民政策,即使面对日趋严重的少子老龄化问题,它仍然坚守这一方针。不过,2016年在日外国人总数却达到291万,除掉51万“短期滞在”以及1.4万“外交或公务”签证者之外,仍有238万人之多,这中间持有就业签证的外国人达到了108万。也就是说,日本非常重视引进外部劳动力,早就悄然打开了外国劳动者入境就业的那扇门,尤其在非熟练劳动力领域,以研修生和技能实习生制度为主线,构筑起外部劳动力组成的庞大蓄水池。但在这一过程中,日本却又表现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暧昧姿态。

在日本厚生劳动省的官方主页上,如此定义了技能实习制度:“是日本发挥身为发达国家的作用、协调国际社会发展,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技能、技术与知识,协助发展中国家培养经济发展所需人才。”该制度创始于1993年,法律依据是《出入国管理及难民认定法》附表第1-2的“技能实习”在留资格。从字面上理解,技能实习制度就是日本旨在协助培养发展中国家经济人才的制度,是在为国际社会做出贡献。事实到底怎样呢?技能实习生简直就是“现代版的蟹工船”(1929年日本作家小林多喜二在《战旗》杂志上连载的长篇小说《蟹工船》,描写了当时日本失业工人、破产农民、穷苦学生以及十四五岁的少年被骗受雇于蟹工船“博光 丸”号的悲惨生活。他们长期漂泊海上,被迫从事原始、落后和繁重的捕蟹劳动。因不堪残酷迫害,蟹工们终于团结起来进行反抗,掀起大罢工,但遭到镇压),这是《西日本新闻》对该制度的猛烈抨击。它指出,外国劳动者的基本权利受到极大限制,技能实习生收入低得可怜。不仅日本国内有很多批评声音,2006年美国国务院《年度人身买卖白皮书》也把这项制度列为非人权状况,批评该制度本身就是具有恶劣影响的强制劳动温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为此曾派专家到日本调查,还做出敦促日本尽早废除该制度的结论。

不过,最初的技能实习生制度确实具有国际贡献与国际合作性质。20世纪60年代,投资海外的日本企业从当地选拔优秀员工到日本国内培训,之后这些人带着在日本学习到的技术与知识,回到当地成为企业骨干。为支持企业进军海外,1981年日本政府修改《出入国管理及难民认定法》,认可日本公私机构皆可接受外国人入境学习产业技术及技能,创立了外国人研修制度。

然而,经济腾飞带来了用工成本的快速上升,于是,一些日本企业便以“研修生”为名从海外引进大量廉价劳动力,借以降低经营成本。当时分为两大类型,一是企业单独型——企业自身接受其在海外独资或合资企业、甚至包括客户企业人员到日本学习技能;二是“团体监理型”——以各种行业联合会为主体,目的是为所属中小企业招聘海外技能实习生。

为扩大接收外国人技能实习生能 力、推进该制度的法制化建设,避免发生各种问题,1991年日本政府出资成立了国际研修协力机构(JITCO),它具有五项职责:一是负责与外国政府接洽沟通,为技能实习生提供入境相关服务;二是负责指导各团体及实施企业或机构,推进法制管理;三是协助一年研修结束之后的技能实习生找到对口企业;四是为技能实习生提供生活、安全卫生及灾害应对等援助服务;五是通过杂志或网站提供专业信息服务。

最初,JITCO是由法务省、外务省、通商产业省(现经济产业省)和劳动省(现厚生劳动省)等四省共同管理,1992年又把建设省(现国土交通省)也列为其主管单位,形成所谓“五省共管”的特殊机构。其目的也很明了——疏通和解决围绕技能实习生所产生的一系列问题。在日本政府一手操办之后,外国人技能实习生数量开始快速攀升,1995年入境者突破4万人,2005年增至8.3万人。到2008年,在日本的外国技能实习生总数超过17.7万人。

超低工资是技能实习生最突出的特征。厚生劳动省调查显示,2011年技能实习生平均工资仅为每月12万日元,这与日本初中毕业生(15岁)最低工资标准非常接近,比高中毕业生入职工资低4万日元。而且,这还是技能实习生第二年“实习阶段”的收入,而第一年“研修阶段”的收入实际更低,据JITCO统计数据,其“研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