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文与西式教育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老师教给他们,名词+名词的最后一个字母+动词后缀=动词。孩子知道此规律后,很快便能照葫芦画瓢,成功地自造出一大串别的单词来。例如,网球tennis+网球最后的s+en=打网球tennissen;再比如,锅wok+锅的最后一个字母k+en=用锅炒菜wokken。

中国儿童则不然。他们不光要学“网球”这个名词,还要学与其配套的动词“打”。不同的运动项目需要不同的动词来配套,比如“足球”是“踢”的,“体操”是“做”的,而在荷兰文呢?一个动词后缀en就一网打尽了。

第二,在相对迅速地掌握母语以后,荷兰儿童能够把精力放在探索世界、思考问题、自我发挥、自我表现上。不久前我在微信上看到一篇文章,中国某大学的校长把九岁的儿子带到美国上小学,他惊讶地发现,美国老师给乳臭未干的九岁毛孩子留的家庭作业,是大人都说不清的国际问题,比如,如何进行国与国之间的合作以有效地反恐,还有科学家都直挠头的宇宙课题,比如,目前是开发月球旅游业的时候吗?

那篇文章把此中西差异归咎于中国学校的填鸭式教育,我不敢苟同,因为文章作者在做出结论之前没有把中文与西文的内在规律给考虑进去,而语言规律在东西方儿童的认知过程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也从根本上影响着东西方教育方式的设置。

第三,由于荷兰人从小学起就养成了独立思考、自我发挥、自我表现 的习惯,他们成年后勇于探索,善于表达,发明创造成为了他们的强项。在世界近代史中,人类许多先进的科学与技术发源于欧洲,并非偶然。

万物均分阴阳,万事都好坏参半,那中文除了相对难学以外,有什么优势呢?

第一,荷兰文法比较规范,小学生一通百通,学起来比较容易。中文不是没有文法,但它复杂多变,光靠了解文法来学习中文乃痴人说梦,故此,死记硬背难以避免。过去中国私塾要求学童们将古文倒背如流,并非旨在扼杀少年儿童的创造力,禁锢祖国花朵的想象力,更不是仅用“填鸭式教育”便能一言以蔽之的。

第二,相比之下,荷兰文的ABC更像一套符号系统,系统内有规有距,可那符号本身,正如1、2、3,其历史与文化内涵微乎其微。而中文不仅是符号,更是图画(象形),是声音(象声),是思辨(象义)。它承载着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文化与历史。世世代代的炎黄子孙学习母语的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