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与中式教育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中文与中式教育之间,西文与西式教育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在欧洲多年,又用荷语写作,俺倒是对这个问题略有思考。

就用荷兰人与荷兰语举几个例子。当然,各种西文之间差别挺大,荷兰语不能概括全貌。但俺相信,在俺要讲的这个问题上,荷兰语挺有代表性。

在荷兰语中,“衣服”和“洗脏衣服”基本是一个词;“网球”和“打网球”也是如此。这样的例子简直罄竹难书,比如,锅≈用锅炒菜,吻≈接吻,澡盆≈用澡盆洗澡,如此等等。名词只需加个后缀,就鹿回头——华丽转身,变成动词。

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他老人家的理论在两千年后,被一个美国气象学家爱德华·洛伦兹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了出来。洛伦兹有句著名的话说,一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如果说荷兰名词是“一”,而它轻而易举所能切换的动词是“二”,那么此语言现象所产生的“三”是什么呢?“三”所产生的万物,也就是那蝴蝶效应,又是什么呢? 首先,荷兰儿童在学校里用来掌握母语的时间比中国儿童要短得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