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撕裂不能只怨特朗普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美国弗吉尼亚州因拆除罗伯特·李将军雕像一事引发了特朗普执政以来最大规模的国内冲突。李是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南方军队的主要将领,此次拆除的雕像所在地又恰好是美国国父之一、“人生而平等”(《独立宣言》)执笔者杰斐逊的出生地。因此,当多个“白人至上主义”团体游行抗议拆除雕像,并同时表达对白人社会地位下降的抗议的时候,反对者就迅速组织起集会,抗议前者宣扬种族歧视。双方的街头对峙最终演变成骚乱。骚乱中,有人驾驶汽车高速冲撞反对者人群,造成大量人员死伤;一架用于协助地面警察维持秩序的警用直升机坠毁,两名警察殉职。美国社会一片哗然。多家媒体指出,美国国内的种族问题依然严重。更令舆论和民众不满的是,特朗普对于此次骚乱的表态大有“各打五十大板”之势,未指出“白人至上主义者”是骚乱的根源,而称骚乱源自很多方面。这进一步点燃了舆论的怒火,同时也遭到了包括共和党多位高层在内的政界人士的抨击。

本次骚乱表面上是一起因为集会游行而引发的冲突事件,但其实质是美国国内的族群撕裂不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愈演愈烈的反映。坦率而言,特朗普略显“淡漠”的表态与随后对于批评声音的激烈回应,其实是他真实情感的反映。族群撕裂问题,并不能只怪罪特朗普“站队不够坚决果断”和“手段不够强硬”。事实上,这个问题是美国立国以来的沉疴,积重难返,特朗普不会也不可能拿出真正治本的手段。

美国建立伊始,在国父们拟定《独立宣言》之时就埋下了种族问题的根源,制宪会议围绕有色人种(当时主要是黑奴)的政治权利出现极大分歧。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支持黑奴获得投票权的恰恰是南部蓄奴殖民地,而北方各殖民地代表反而是仅支持所谓“自由民”获得选举权。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这样的立场分别符合双方的利益。最终通过的方案是,有色人种一个人按照五分之三个人计算,作为分配税收与众议员席位的基数。这就是美国宪法史上著名的“五分之三妥协”。尽管南北战争废除了奴隶制,但很快,一系列种族隔离法案在美国各州出现。打着“隔离但平等”的旗号,隔离法案强制公共设施 必须依照种族的不同而隔离使用,然而非白人群体所能使用的往往是较差的。直到上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高涨,美国才在法律上废除了种族隔离法案。一百多年的种族隔离制度和未能得到根本清算的种族歧视思想,使得黑人等少数族裔在经济与政治上始终处于受歧视的状态。

在经历了民主党政府八年执政后,美国族群对立的情绪并未缓解,反而被不恰当的政策与恶意操作加重了。奥巴马当选美国历史上首个黑人总统之时,仿佛令饱受欺凌的黑人群体看到了翻身做主的曙光。然而很快人们发现,这位黑皮肤的总统本质上仍然是白人精英。奥巴马本人的成长经历和政治履历基本上和处于政治经济上弱势地位的黑人群体找不到任何相似之处,民主党政府实质上并未拿出改善少数族裔经济政治地位的有效手段,反而引发了一系列问题。针对族裔冲突,一味讲求“政治正确”,遭到了美国保守势力的不满,而同时又搞成“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状况,同样在执法过程中导致黑人青年死亡,白人警察不被起诉,亚裔警察却被判过失杀人。而美国大学在教育资源的分配上,对于亚裔人群的“隐性歧视”和对于其他族裔的过分照顾也早就是公开的秘密。奥巴马时代白人精英群体对于种族问题表面上高举人权平等大旗,吸引少数族裔选票,实际上则是继续停留在治标不治本、损不足以奉有余的虚伪立场之上。长期过度强化族裔身份标签,经济差异难以得到根本解决,这些问题在特朗普任内再次集中爆发,也就不足为奇了。

以族群对立问题为标志,美国社会中“站队”文化大行其道。在互联网时代,民众在选择信息来源时更能够选择符合自身认同的信息,从而不断强化自己的观点,舆论场上的对立情绪愈发严重。族群问题已经大有同政党内斗相捆绑的态势。民主党在总统大选期间大打政治正确牌,却拿不出有效改善少数族裔经济状况的治本之道,共和党推选出的特朗普则是典型的白人精英出身,号称实现美国伟大复兴的同时也变相激化了本就脆弱的族群矛盾。保守主义复苏,民粹主义沉渣泛起,美国社会未来的族群关系乃至社会基本面不容乐观。雪崩中没有一片无辜的雪花。将族群撕裂的问题统统归咎于特朗普,未免太过牵强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