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至上主义”与“多元文化主义”间的根本冲突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牛可:美国是个移民国家,又是个幅员辽阔、资源富足而劳动力短缺的国家,不断输入移民在经济上是必然的。既然这个孕育于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的国家一开始就以“自由”“平等”以及道德之“善”界定自己的国家特性,以“山巅之城”自居,那么除了把自己建成多族裔、多文化的国家,别无他途。美利坚的“合众”,在相当程度上是承认与包容人与人、族群与族群间的差异,在和而不同的基础上“合众为一”;一些人以种族、族裔、宗教和文化界线贬低和排斥另一些人,与这个国家最核心、最基本的道德信念和政治价值有着不可调和的冲突。

历史上,诸多族裔的“美国化”绝不是轻松愉快的过程。“文明的”的移民驱除和屠杀“野蛮的”原住民,先来的“盎格鲁萨克逊白人清教徒”贬抑和歧视其他族群,新教中一些教派驱赶另外教派,都在美国史书中留下斑驳字迹。到了19世纪,在欧 洲和拉丁美洲都已广泛废止奴隶制的时候,美国还在以国家手段维持和强化着对黑人的奴役。经济上依靠黑奴劳动力的南方白人不仅大大扩展奴隶制,而且还开发出一种“文化氛围”,使得奴隶制在其中被想象成是合乎天理人情,甚至是良善优美的。奴隶制还和州权观念混合在一起,威胁和否定美国的政治团结和统一。

19世纪中叶以后,美国输入移民的范围逐渐由欧洲扩展到非西方世界,针对非白人移民的歧视和排斥长久存在,在白人的经济地位受到威胁时尤为强烈。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形成所谓“进步主义”,这种意识形态呼吁扩大社会公正和平等,开启现代美国民主党自由主义和福利国家理念,但在种族正义方面并无诉求,不少进步主义者同时也是种族主义者,尤其是针对非白人族裔。在天主教和犹太教被接纳为“美国正宗”之后,重新组合出的“白人至上主义” 经常指向非西方族群。直到20世纪中叶,法律上的和文化上的区隔、排斥和歧视仍大量存在并不断翻新,甚至有时以“科学”名义加以强化。

“多元文化主义”的名号在20世纪最后20年才在美国流行开来。它是文化态度,也是社会诉求,寻求族群间的平等和相互尊重,把权利公平的价值推向族群关系领域,要求重构美国“主流”和“非主流”的关系,重新定义美国文化的性质。这种意识形态的兴起是美国自由主义在20世纪逐渐脱离原来的狭隘族裔基础后的必然发展。应当承认,“多元文化主义”的兴起并最终压倒“白人至上主义”是美国价值的内生和外来因素共同起作用的结果,它在美国历史当中有深厚渊源。美国文明当中一开始就包含着基督教人道主义和启蒙理性主义,其中不乏对歧视、排斥和压迫予以缓释、纠正和抗拒的道德要素和智识力量,蕴含对“他者”的欣赏和尊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