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政府百日外交新政:差强人意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文在寅5月9日当选为韩国新一任总统,上任已百余天,但其对外政策却难言成功。这典型体现在对朝、对美、对华政策上,这三者都是对半岛局势产生影响的关键方,彼此相互联系又相互交织。

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后,对外政策上的最大变化体现在对朝政策上。他一改李明博政府和朴槿惠政府时期的对朝强硬做法,采取了比较柔和的政策。即使在朝鲜接连试射导弹,尤其7月4日进行首次洲际导弹试射的背景下,仍于7月17日向朝鲜提议举行双方军事会谈和红十字会会谈,对朝可谓情真意切。

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政策集中反映在其7月6日发表的“柏林构想”上,结合他的其他表态,主要内容有:1、总体方向是将经济和安全分开并行推进,与前两任政府“先解决安全问题再谈经济合作”的做法分道扬镳。2、南北合作不会挑战朝鲜体制安全,不打破南北分治现状,更不会追求朝鲜崩溃。3、经济方面,希望通过合作实现和朝鲜“双赢”。长期目标是建立朝韩经济共同体,实现优势互补。4、军事安全领域和朝鲜建立信任关系,逐步减少针对彼此的军力部署;文在寅提议朝鲜来韩参加2018年的平昌冬奥会。文在寅总统还多次表示,如果条件成熟,不管何时、何地,都有意与金正恩见面。文在寅在对朝政策上又回归到金大中、卢武铉政府时期,而且在此基础上又明确表现出尊重朝鲜体 制安全,追求和朝鲜和平共处的态度。

但文在寅的示好换来的却是朝鲜更多的导弹试射,7月28日朝鲜再次进行洲际导弹试射。尽管如此,8月17日,文在寅表示如果朝鲜停止挑衅行为,他考虑向朝鲜派遣特使。文在寅政府对朝政策之所以遭受冷遇,主要在于:1、朝鲜已将“拥核”作为国家目标,近几年正在加快这一进程。而与韩国缓和关系、进行谈判,意味着要暂停这一进程,这不是朝鲜想要的。2、朝鲜一直通过核导发展逼迫美国与其谈判。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与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政策存在较大差距,前者采取的是“极限施压”。当前朝鲜很可能认为其已接近于成为“核武”国家,从而拥有了更多筹码,其希望加大核导发展以对美施加更大压力,而对韩缓和关系则会有悖于这个逻辑。

文在寅政府上台后在对美关系上可谓一心一意。虽然在总统竞选期间文在寅对于美国“萨德”入韩颇有微辞,但5月31日在会见美国民主党参议员时却表示“部署‘萨德’虽是前任政府的决定,但新政府同样予以重视,不会改变原有决定”,以此向美国示好。7月28日朝鲜再次进行洲际导弹试射后,29日凌晨文在寅下达指令立即追加部署剩余的四辆“萨德”发射车。韩国对于来自朝鲜导弹的威胁感加大可以理解,但立即部署对拦截洲际导弹并无任何作用的“萨德”,给人的印象是文在寅政府在利用朝鲜 射导的机会推进部署“萨德”。而此举获益最大的是美国,文在寅巩固美韩同盟的用意不言而喻。

文在寅发展对美关系的诚意还体现在其对美国的访问上。6月28日,文在寅启程访美。其一,这次访问距文在寅上任仅51天,创下韩国总统上任后最快访美纪录。其二,文在寅访美的首个正式行程是前往“长津湖战役纪念碑”献花圈,他指出“没有长津湖战役,便没有兴南大撤退,也就没有我”。长津湖战役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在朝鲜战争期间发动的三大战役之一。文在寅借其家庭命运强化对美韩并肩战斗的历史纪念。其三,这次访问随访企业包括三星电子等52家。这些企业计划在6月29日以后的五年间对美投资128亿美元,这在时间上与特朗普任期的时间相吻合。而且计划投资地点南卡罗来纳州、得克萨斯州、田纳西州、亚拉巴马州均是共和党支持的“红色之州”,对特朗普示好的意味非常浓厚。除直接投资外,这些企业还计划在未来五年间投入224亿美元从美国购买客机等。

这次访问中,虽然特朗普对文在寅照顾有加,笑容满面,但仍难掩两国政策差距。1、特朗普奉行对朝“极限施压”,与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柔和政策区别甚大。2、特朗普政府的“朝鲜先停止核导再进行对话”与文在寅政府的“安全与经济分开”也存在冲突。此外,特朗普在6月30日美韩领导人正式会谈时再次表示要与韩国重新协商自由贸易协定,韩国对此也颇有微辞。笔者认为,美韩分歧的根源在于朝鲜半岛问题在两国对外战略中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