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本未遭伊斯兰激进分子袭击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伊斯兰激进分子的恐怖袭击,近年来在欧美发达国家已呈层出不穷之势,引起民众恐慌,甚至引发了一些人对伊斯兰教信奉者的排斥。

同是发达国家,日本却显得相当平静。

日本国内穆斯林人数较少,据各种资料判断大约在15万人左右,且绝大多数系滞留日本的外国人,对日本社会和政治几乎没有什么影响。但日本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源远流长,伊斯兰世界在日本外交战略中居于十分突出的地位。日本通过经济援助、文化输出、积极参与中东和平进程等渠道,在伊斯兰世界积累了丰富的外交成果,赢得了广泛尊敬和亲近感。除了2015年2月在叙利亚的两名日本人被“伊斯兰国”绑架斩首以外,伊斯兰激进分子几乎没有发动过针对日本人的恐怖袭击,日本国内也没有出现排斥穆斯林的现象。

二战之后,日本较前更加重视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以获取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石油资源。但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后,日本也未被伊斯兰国家视为友好国家。当时日本对解决巴勒斯坦问题持消极态度,仅重视获取中东地区的廉价石油,而不关心该地区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日本驻阿拉伯国家大使仅有半数为常驻。1972年5月日本激进组织“赤军”袭击以色列特拉维夫机场,日本政府还向以色列派出了谢罪使。这些做法引起伊斯兰国家的不满。为此日本转变对伊斯兰国家的政策,积极介入中东事务。

1973年11月日本政府发表声明,要求以色列从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占领的阿拉伯土地上撤退,日本尊重巴勒斯坦原住民的合法权利。1977年日本允许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设立驻 日办事处。1980年10月,日本外相伊东正义在国会就中东和平问题阐明政府立场,即必须承认巴勒斯坦人民的民族自决权。伊东正义还向以色列外长指出,如果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两个国家不能共存,中东就不可能实现和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相互承认是中东和平的第一步。

进入21世纪,日本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密切与伊斯兰国家的关系。2000年3月外务省设立“伊斯兰研究会”,举行学术报告会,发表《外务省“伊斯兰研究会”报告书》,为政府提供决策依据。时任外相河野洋平指出,现在世界上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人为穆斯林,穆斯林人数已超过10亿。穆斯林不仅分布在中东,也延伸至亚洲,加深对伊斯兰世界的了解对开展日本外交是极为重要的。外务省“伊斯兰研究会”建议政府加强对伊斯兰世界的研究,发挥日本穆斯林的作用,向麦加、麦地那派遣朝觐团,密切与伊斯兰国家的交流,特别是发挥皇室外交的作用,在政党、议会、企业界、学术界、青年、妇女以及非政府组织(NGO)、非营利组织(NPO)等领域进行全方位交流。

“阿拉伯之春”爆发与“伊斯兰国”崛起后,日本密切关注中东局势。《外交蓝皮书 2016》指出,中东地区是欧洲、撒哈拉以南非洲、中亚及南亚的连接点,具有重要的地缘战略位置,也是国际主要的商业通道,并且是向全球供应石油、天然气等能源的重要区域。日本80%以上的能源来自中东各国,不仅要在经济层面与该地区进行广泛合作,更要在政治、安全保障、文化、人员往来等方面构筑多层次的关系。2012年12月第二届安倍内阁成立以来,安倍首相六次出访中东,声称日本要成为“中东永远不变的伙伴”。2015年9月安倍在联合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