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朗事件之后的中尼关系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2017年6月18日,印度军人入侵中国西藏洞朗地区,制造了自1962年中印边境冲突以来最严重的边境事件。8月28日,非法入侵中国西藏洞朗地区的印度人员和设备全部撤回到了边界印方一侧,中方现场人员对此进行了确认,事件宣告结束,但其对中印关系、中尼关系、尼印关系的影响将会持续。

统一近代尼泊尔的纳拉扬·普里特维·沙阿国王将地处中印之间的尼泊尔称作是“两个巨石之间的番薯”,他告诫其继任者,尼泊尔须保持在中印之间的平衡,才可以谋求尼泊尔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在此次洞朗事件中,尼泊尔一如既往地选择中立。尼泊尔副总理兼外长马哈拉8月7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于中印两国在洞朗地区形成对峙,尼泊尔既不会受中印两国的影响,也不会卷入。

洞朗事件持续期间,中尼印之间互动不断。8月10日印度外长斯瓦拉吉赴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出席环孟加拉湾多部门技术经济合作计划第15次外长会晤。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出席巴基斯坦独立日庆祝活动后于8月14日晚抵达加德满都,开启为期四天的访问。8月23日至27日尼泊尔总理德乌帕访问印度。8月30日中国吉隆—尼泊尔拉苏瓦(也译热索瓦)口岸扩大开放为国际性公路口岸,口岸正式对第三 国开放。可以说,在中印洞朗事件的背景下,尼泊尔的地缘战略地位更显重要。

汪洋副总理与尼方就进一步促进两国在贸易、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及扩大跨境交通等方面的合作,和如何实施中尼关于“一带一路”倡议的谅解备忘录进行了讨论。中国除向尼泊尔提供100万美元紧急救助资金帮助尼泊尔安置洪涝灾民外,还提供10亿元人民币以升级改造联通中尼的公路与桥梁。中尼签署了促进投资、经济合作以及尼泊尔石油天然气勘探框架性协议等三个重要协议。尼泊尔各界认为,中国对尼泊尔的援助是真心实意的、无私的。

尼泊尔总理德乌帕访印,双方发布了一份长达46条的联合声明,签署了八个合作协议和谅解备忘录。印度为尼泊尔开出了长长一串的“援助清单”,但尼泊尔学者认为这些项目暴露了印度的自私自利。如,印度称要帮助尼泊尔建设5万套住房,但印度还没有兑现2015年尼泊尔大地震后所宣称的10亿美元援助;印度称要帮助尼泊尔在尼东部的梅吉地区修建桥梁,其目的是将尼泊尔东部和印度的“西里古里”走廊地区联接,且距离中印对峙的中国西藏洞朗地区不远。印度希望尼泊尔像不丹一样,将尼境内喜马拉雅山东部地区的水力发电和水资源交与印度管理,但是尼泊尔有自己的战略利益考量。印度单方面在尼印边界河流柯西河和甘达克河上修建了拦河坝,闸门钥匙都由印度掌握。当尼泊 尔洪水泛滥成灾时,印度为了其比哈尔邦不被洪水淹没而拒不开闸放水。

针对中印洞朗事件,有尼泊尔学者甚至提出,应该借此机会,将尼印卡拉巴尼领土争端等提出来,予以讨论解决。印度军队中有多达七万人的尼泊尔廓尔喀雇佣军。有尼泊尔有学者建议,印度应该向尼泊尔承诺不会使用这些廓尔喀雇佣军与尼泊尔的友好邻邦中国作战。

尼共(毛主义中心)主席普拉昌达今年5月24日辞去总理职务。尼泊尔议会6月6日选举尼泊尔大会党主席德乌帕担任总理,这也是他第四次出任尼泊尔政府首脑。尼泊尔大会党和尼共(毛主义中心)组成的执政联盟至少会延续到明年1月21日全国议会选举最后期限之前。虽然尼泊尔已经与中国正式签署合作备忘录,加入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但是能否发挥其地缘优势,成为连接中印、沟通中国与南亚地区各国的桥梁,取决于其国内政局的发展。

在尼泊尔新宪法实施后尼泊尔三大主要政党的党主席先后领导联合政府,但任期都不足一年。面对印度的封锁,首先执政的尼共(联合马列)的奥利只有寻求中国的支持。印度无法容忍奥利,遂通过大会党支持普拉昌达出任总理来拆散尼共(联合马列)和尼共(毛主义中心)的执政联盟,迫使奥利辞职。普拉昌达第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