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部队能解决萨赫勒安全问题吗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今年6月21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2359(2017)号决议,授权“萨赫勒五国集团”在马里及马里边境地区部署联合部队,以打击日益猖獗的暴恐组织和贩毒团伙。8月15日,联合国负责维和事务的助理秘书长韦恩在安理会通报萨赫勒五国集团联合部队工作进展时表示,组建部队的关键步骤已经完成。

组建联合部队是该地区国家联合自强,为实现萨赫勒安全与稳定而做出的又一尝试。但囿于资金短缺、缺乏具体规划,五国集团联合部队的组建、部署以及推动萨赫勒安全问题的根本解决仍有漫漫长路要走。

萨赫勒地区位于非洲北部撒哈拉沙漠和中部草原地区之间,东西绵延3800余公里,是从大西洋东岸伸延到红海之滨,横跨塞内加尔、毛里塔尼亚、马里、布基纳法索、尼日尔、尼日利亚、乍得、苏丹和厄立特里亚等国的半干旱地带。萨赫勒地区是北非与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自然地理、历史、文化的分界线,也是全球政局频繁动荡、宗教部族冲突多发、暴恐威胁和跨国犯罪最猖獗的地区之一。

近十年来,萨赫勒地区的安全局势有逐步恶化趋势,这与马里图阿雷格人的叛乱密不可分。图阿雷格人是生活在马里北部的游牧民族,历史上长期要求独立,并与中央政府发生多次对抗。2012年初,以图族为主的“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发动武装叛乱,在极端组织“伊斯兰卫士”的 支持下攻城略地,很快占领北方大部分地区。2012年3月,马里首都巴马科发生军事政变,部分军人推翻政府,政局动荡不安。北方叛乱分子趁机南下,直逼首都。2013年1月,在法国和地区国家出兵干预下,马里过渡政府才基本收复北方地区。虽然“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最终与政府达成妥协,并于2015年6月签署和平和解协议,但“西非圣战与统一组织”“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穆拉比特”“马西纳解放阵线”等极端势力利用马里内乱之际迅速崛起,不断向马里中部和南部蔓延,并利用边境管控松散的漏洞,跨境至尼日尔、布基纳法索等国家,屡屡炮制大案要案。2013年以来,马里境内发生的恐袭次数逐年上升,2016年达60余次,总计超过160次。此外,萨赫勒地区的武器、毒品走私等跨国犯罪组织也十分猖獗。毛里塔尼亚、马里、尼日尔已经成为美国的海洛因销往欧洲、中东和东南亚市场的重要通道。

2014年2月,毛里塔尼亚、马里、尼日尔、布基纳法索与乍得成立了萨赫勒五国集团,旨在联手应对该地区的安全、发展挑战。但这五国经济发展水平低,均是联合国最不发达国家,尤其是尼日尔和布基纳法索,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不足2000美元。五国军队的兵力、武器装备不足,情报搜集和作战指挥能力薄弱,根本无法铲除隐蔽性强、灵活机动甚至装备更加精良的恐怖势力和贩毒集 团。萨赫勒地区军力最强的乍得一直是西方在该地区最依赖的反恐盟友,近年来连续向马里、尼日尔、尼日利亚、喀麦隆派兵,多线作战,独自负担的军费就超5亿美元。而近年石油价格下跌重创乍得经济,2016年经济负增长6.4%,政府财政捉襟见肘,无力维持庞大的“海外军团”。乍得总统代比公开表示,乍得已经是强弩之末,如西方国家再不增援,不排除今年底或明年初撤出在部分国家的乍得部队。

而联合国维和部队则“爱莫能助”。2013年4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2100(2013)号决议,决定设立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联马团”),主要任务是监督政府与武装团体执行停火协议、和平和解协议、保护平民等,目前规模达1.5万人。然而受维和行动中立性的限制,“联马团”无法直接参与对恐怖分子的作战行动,其在北部城市加奥的营地和人员还常成为恐怖分子袭击的目标, “联马团”现已有108人死亡,被称为“最致命的”维和行动。

法国部队也超负荷运转。2013年1月,应马里过渡政府请求,在与非盟协商后,法国派兵驰援巴马科,发起代号为“薮猫行动”的军事行动,成功从武装分子手中夺回北部地区的控制权。2014年8月,“薮猫行动”结束后,法国又发起“新月形沙丘行动”,派兵约4000人,继续与恐怖分子作战。四年多来,法国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20名法国士兵牺牲,年军事开支高达8000万欧元。在法国深陷经济、移民、恐袭困局的背景下,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