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承认”之举在中东激起千层浪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耶路撒冷是世界三大一神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共同圣地。耶路撒冷问题不仅攸关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世俗权益,而且牵涉全世界穆斯林、犹太人和基督教徒的宗教情感。1948年第一次阿以战争后,以色列和约旦分别占据耶路撒冷西部和东部。1967年第三次阿以战争后,以色列控制了整个耶路撒冷。1980年,以色列议会通过《基本法:耶路撒冷》,以法律形式将其定性为以色列“永久和不可分割的首都”,并将议会、总理府、外交部等国家主要机构设在该城。此举遭到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一致反对,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无一将驻以大使馆设在耶路撒冷。

在巴以和谈、特别是巴勒斯坦最终地位问题(此外还有边界、巴勒斯坦难民、犹太定居点等问题)中,耶路撒冷问题因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最为敏感、复杂、难解,被称为“巴勒斯坦问题的核心”,成为极易引发 阿以矛盾和冲突的“火药桶”。以色列为强化耶路撒冷的“犹太属性”,营造“既成事实”,一直着力推进该城的“犹太化”进程,不时引发以巴争端。1996年9月,以政府下令开通东耶路撒冷老城地下考古隧道,引发巴人与以军警大规模流血冲突,近百人死亡,上千人受伤;1997年,以政府在东耶路撒冷霍马山地区扩建定居点,招致针对犹太人的自杀式袭击,酿成数十人伤亡;2000年,以色列强人沙龙在军警护卫下强行“访问”老城圣殿山,被视为对伊斯兰教圣地的亵渎,成为巴勒斯坦“第二次大起义”的导火索;2015年,以色列右翼强硬派力主犹太人在圣殿山有宗教祈祷权,导致以巴长达数月的流血冲突。 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 首都,再次触发巴勒斯坦人强烈的反以浪潮,巴以局势急剧恶化。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成千上万的巴人走上街头示威抗议,向以军警投掷石块和燃烧瓶,用刀刺等方式袭击犹太人。自2014年加沙战争后,以境内首次连续遭到数次火箭弹袭击。哈马斯强调,美国此举证明法塔赫奉行对以“非暴力外交”的失败,更坚定了其拒绝解除武装的决心。当前巴人怒火一时难以平息,不排除冲突持续和升级的可能性。

但目前来看,巴人反以暴力活动仍呈现出自发、零星、无组织等特征,巴勒斯坦爆发“第三次大起义”的可能性不大,巴以局势总体仍不至于失控。一方面,巴方无心也无力发动起义。纵观前两次大起义,均为巴解统一领导、有组织、有目标的行动。而当前巴两大主流派别法塔赫与哈马斯的对以斗争政策迥异,前者主张政治斗争,后者则坚持暴力斗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