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和他的“法国梦”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戴高乐曾说,法国如不伟大,就不成其为法国。但在经历过上一轮全球化高潮后,“高卢雄鸡”似乎陷入发展无力、社会分裂、恐袭频发的泥潭而无法自拔,法兰西的荣光逐渐暗淡,骄傲的法国人深感迷茫、沮丧。2017年法国大选,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唯恐民粹怪物在怨念的滋养下失控,吞噬整个法兰西,所幸法国民众最后选择了马克龙,选择了希望。这位年轻的法国总统在就职典礼上向全世界喊出了他的理想与雄心:法国不是在衰退,而是“站在伟大复兴的转折点”,他的责任是带领法国人“重拾征服精神”,将“繁荣、强大与自信”带回法国,让法国再次成为“世界的典范”,进而承担维护“世界和平”“人类尊严”的使命——这种气势绝不亚于在法国历史上力挽狂澜的拿破仑、戴高乐。

1977年12月21日,马克龙出生于法国北部索姆省亚眠市的一个传统、和睦的中产阶级家庭,他是家中长子,父母均为医生。马克龙的祖母曾是小学校长,也是马克龙的启蒙老师。马克龙自幼在祖母家遍读法国文学经典,当别人还在学习法文文法时,他就整天捧着纪德、图尼埃、格拉克的著作,“感觉年轻人很无趣”。他更愿意和老师聊天,并用“远超同龄人的成熟”和“惊人的才华”征服了比他大24岁、有夫有子的戏剧老师布丽吉特,并最终在2007年娶她为妻。所有人都觉得马克龙年轻的身体里其实住着一个“老灵魂”。布丽吉特目前仍表示“至今难以衡量他的深度”,甚至为他删去演讲稿中过于“晦涩”“深邃”的内容。

1999年,马克龙来到巴黎上大学,一边在巴黎大学学哲学,一边在巴黎高等政治学院学公共事务。笔者和法国人交流后得知,这种“双学位”在法国是非常难完成的,这点就充分证明了马克龙的高智商。与此同时,他的高情商也发挥着关键作用,助其在人际关系中如鱼得水。所有和马克龙接触过的人都对他赏识不已。因此,拥有高智商、高情商“双引擎”的马克龙一路受重量级伯乐赏识、提携,在商界、知识界、政界游刃有余,发动政治运动一呼百应,扶摇直上走向“人生巅峰”。

更为突出的是,马克龙充分继承了法国人血脉里的反叛与革命精神,用中国人的话就是“天生脑后长反骨”。他从小就立志“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最接受不了被人安排的生活。可以说,引导马克龙人生的,唯有“自由”二字:为道路自由,不顾医生家庭的传统(其弟弟、妹妹均成为医生),一心报考文学、哲学专业;为信仰自由,虽然父母均为无神论者,依然在12岁时主动要求接受洗礼成为天主教徒;为爱情自由,不顾世俗眼光和家庭阻挠追求布丽吉特;为政治自由,不惜背负“叛变”社会党的骂名单独参选。这也是他为什么敢于去啃法国改革的硬骨头,因为在他看来人生就是自己创造的“奇迹”。

马克龙自称“非左派也非右派”,也不是“传统中间派”,在其自传《革命》一书中阐述其理念是既要“根基”(racine)也要“羽翼”(aile),政策纲领中指出既要“保护”也要“自由”,演讲中常用到“同时”(en même temps),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