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备战”2018 年大选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国家),另还有十余个域外支持国、十余个国际和地区组织作为支持方参与。该机制成立较早,运作较成熟,已成功召开七届外长会议,合作框架呈现多层化和框架化。

二是“阿巴中美四方协调组”,成立于2016年,旨在利用各自对阿政府和塔利班的影响力促和谈。在2016年2月召开的第三次会议上,制定出了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的和谈路线图,确定了实现和谈的时间点。但是,2016年5月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曼苏尔在巴境内被美军无人机空袭炸死,导致和平进程一度中断,塔利班拒绝与阿富汗政府再次谈判。目前四方协调组正在筹划重启。

三是“喀布尔进程”,2010年阿富汗成功举办阿富汗问题国际会议并发表《喀布尔公报》,标志着“喀布尔进程”正式启动。该进程旨在增强阿政府在安全与民事领域的职责与主导权,是首个由阿人提议的和解机制,也是由阿政府主导的最高级别和平进程,坚持“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原则。该进程目前已得到2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支持。2017年6月在喀布尔举行了“喀布尔进程:和平与安全合作”国际会议,包括中、美、俄在内的24个国家以及联合国、欧盟和北约等三个国际机构均派代表出席。会议主要议题为阿富汗和平进程、地区安全与反恐合作。在此次会议上,尽管阿富汗政府及国际社会多次呼吁,塔利班仍拒绝出席。

四是“上海合作组织—阿富汗联络组”,成立于2005年,旨在为上合组织及成员国和阿富汗各领域互利合作建言献策。但因阿富汗单方面原因,该机制自2009年起一度停止运行,例行磋商中断数年。在2017年6月的上合组织阿斯塔纳峰会上,各国元首就联络组继续工作达成共识,一致认为联络组有助于有关各方加强沟通、增进了解、凝聚共识、协调合作,能够为阿富汗民族和解、和平重建和地区安全稳定发挥建设性作用。该机制由此得以重启,时隔八年后于2017年10月在莫斯科举办副外长级会议,商讨联络组下一步路线图,并确定于2018年初在北京举办副外长级会议。

近些年来,这些地区合作机制在阿富汗重建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相关地区国家各具地缘政治优势,每个机制各有侧重和需求,确应是协作和互补的关系,也只有这样才能不断通过政治磋商建立信任,才能凝聚各国及各派势力的共识,推动有关阿富汗问题的地区合作,促进阿富汗和平重建。正如王毅外长所言,中阿巴三方对话会愿同其他机制相互协调配合,发挥各自优势,形成合力,共同为促进阿富汗及地区和平稳定做出贡献。

(作者为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南亚系讲师)

近期,因曾在穆巴拉克时期担任总理的埃及政治家艾哈迈德·沙菲克宣布回国参加大选、几经周折回国后又改变参选态度,使得本略显低调的埃及2018年大选引起关注。

其实,早在2017年5月埃及政府就宣布将在2018年5月或6月举行大选,但当时这一消息并未引起外界过多关注。此后,依据宪法的规定,埃及组建了独立的国家选举委员会,以取代以往选举中的司法监督委员会,主要负责大选和公投等工作,2018年埃及大选筹备工作由此正式拉开帷幕。

埃及现约有100多个合法政党。对于即将举行的大选,埃及各界讨论激烈,各政党也积极筹划。截至2017年12月5日,已有无党派人士莫娜·普林斯、人权律师卡勒德·阿里、前总理沙菲克和在职军人艾哈迈德·康斯瓦上校等人先后正式宣布参选。

其中,普林斯是苏伊士运河大学英文系教授,参加过2012年大选,但未进入最后的候选人名单。普林斯是第一个公开宣布参加2018年大选的人,但至今没有组建竞选团队,也没有公布竞选口号和纲领,更无团体或党派表示支持她。阿里是非政府组织埃及经济与社会权利中心主任,也是埃及社会主义力量联盟党成员。最近两年,阿里因在埃及高等法院力证埃及对蒂朗岛和塞纳菲尔岛拥有主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