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英国脱欧那些事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在2017年12月14~15日举行的欧盟冬季峰会上,经27个成员(英国除外)一致通过,欧盟对英国的脱欧谈判进入第二阶段。自脱欧谈判启动以来,围绕“分手费”等核心问题的谈判一直是难有进展,直到峰会前夕,才在双方妥协的基础上达成一定程度上的共识。

回顾历史,英国的入欧之旅,不仅是不顺利的,也是不完全的。显然,脱欧的情绪在英国加入欧盟之时就存在,只是英国对脱欧的系列工作和影响没有非常清晰的认知,在心理与程序上都未准备好。历史上,英国更像是一个“离岸平衡手”,对欧洲大陆而言,它显得若即若离。当在1960年首次申请加入欧共体的时候,英国遭到否决,13年之后英国才最终加入欧共体。入欧两年之后,英国就发生了围绕是否继续留在欧共体的第一次公投。1984年,铁娘子撒切尔夫人又盘算着不能白白为欧共体贡献公 共产品,接着通过谈判实现了欧共体根据贡献程度给予英国部分退款的外交成果。即使欧盟之意在于将欧元打造成为欧洲的单一货币,英国还是拒绝使用欧元。如此,英国有自己独立的货币,未曾全面加入欧元区,也使得它能够保有一定的出口竞争力, “非对称地”从欧盟经济一体化中享受好处。然而,不完全的成员国身份进一步削弱了英国针对欧盟事务参政议政的“话语权”,也为英国脱欧做了情绪上的准备。

尽管矛盾重重,欧盟的核心国家仍在不断努力,希望维系欧洲的一体化事业,包括对希腊、意大利等国保持很高程度的宽容,这都显示了它们的希望。如此,欧盟及其核心国家德法显然也没有意料到,经济状况相对较好的英国成了“离家出走”的第一只“出头鸟”。因此,不难理解欧盟“英国脱欧”问题首席谈判官巴尼耶的强硬态度。

2013年,备选中的卡梅伦首次提出给予英国民众决定是否留欧的选择机会。欧洲经济不景气,困难重重的背景之下,媒调进一步加剧了人们对英国内部经济社会矛盾的认知,并将矛头指向欧盟的痼疾和难民问题。如此,脱欧的情绪在不知不觉中漫延,直至无法轻言回头。时至2017年3月,伊丽莎白女王批准“脱欧”法案,并授权特雷莎·梅正式启动脱欧程序。

英国脱欧谈判的第一阶段将问题聚焦在“分手费”、爱尔兰边界,英欧公民权利等议题上。在现实谈判中,难以打破双边对话的僵局,英国和欧盟都不肯轻易做出妥协。英国希望脱欧后也能够维持作为欧盟成员的大部分权益;相反,面对只想占便宜却不想分担责任的英国,欧盟坚守立场,绝不退缩。这样,英国脱欧谈判只能是被一再延缓,难以推进。

首先,围绕“分手费”的谈判包括:是否要支付“分手费”以及其内容和金额。英国与欧盟围绕是否存在“分手费”的争论,无非是欧盟为加入国设立的准入门槛,既然在加入时做出了承诺,那么,欧盟希望英国可以履行分担准入时认可的计划和项目费用。再者,“分手费”的内容包括了原英国籍欧盟员工的退休金、英国认可的应需向欧盟财政支付的项目及计划费用,以及在英欧盟机构所需的搬迁费用等。这一笔账算下来,欧盟向英国索取的“分手费”达到了500亿~600亿英镑,远超英国最初乐意支付的200亿欧元。不菲的“分手费”一度让不少英国民众后悔脱欧。

其次,爱尔兰边界问题说的是爱尔兰和英国的北爱尔兰地区的300公里模糊边界的问题。根据双方约定,在此区域内,人员与货物可以免边检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