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代理人”:俄罗斯内外政策的一个关键词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近日以来,美俄爆发了一场“外国代理人”指控大战,两国互相指认对方的相关媒体为“外国代理人”。这是美国指责俄罗斯干预大选事件不断发酵的结果,是龃龉不断的俄美关系的表征,双方在宣传和信息传播领域的斗争不断升温。

在俄罗斯方面,表面上,这是俄罗斯“以彼之道还治彼身”的报复和反制,而事实上,指认某人或某机构为“外国代理人”早已是俄罗斯内外政策中运用娴熟的“政治武器”。在俄罗斯公布“外国代理人”媒体的第二天,即2017年12月6日,普京便宣布参加2018年总统选举,这绝非偶然。“外国代理人”事件和冬奥会禁赛事件已经成为助力普京参选的积极因素。

从指认“外国代理人”这一视角,我们可以窥探近年来俄罗斯政治的运作逻辑:通过认定“外国代理人”将政治对手污名化,压缩政治反对派和公民社会的生存空间;将国内原生性政治危机转化为“危机来自国外”,降低政治风险;将外部的挤压和制裁转化成为内部一致对外的情绪,增强政权的合法性。

2017年11月13日,俄“今日俄罗斯”电视台被美国司法部列入“外国代理人”名单。美国此举所依据的是制订于1938年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根据该法案,“外国代理人”是指受外国直接或者间接委托在美国从事具有政治影响能力或准政治影响 能力活动的个人或组织。“今日俄罗斯”电视台被认定为“外国代理人”的原因是该媒体在去年美国大选期间进行反美宣传,污蔑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此举将矛头直指“外国代理人”背后的委托者——俄罗斯政府。

面对美国挑起的“指控战”,俄罗斯反应非常迅速。11月26日,国家杜马此前已通过的《信息安全法》和《媒体法》修正案经普京总统签署后正式生效,规定管控“外国代理人”非营利组织的相关法规也适用于外国媒体机构,“外国代理人”指涉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同时,该修正案也赋予了俄罗斯政府不经过法院判决即可关闭“不受欢迎组织”网站的权力。12月5日,俄罗斯司法部将“美国之音”广播电台、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等九家美国支持的媒体列入“外国代理人”媒体名单。

俄罗斯官方毫不讳言,明确指出此举就是对美国方面发动“指控战”的反制措施。俄美两国给予“外国代理人”的“待遇”颇为一致:都要求其向所在国报告与外国委托人的关系、活动和财务收支等情况,在进行新闻报道和信息传播时必须体现“外国代理人”标识。这些措施会使“外国代理人”媒体的形象和公信力大受影响,在对象国的生存和发展遭遇难题。 在俄罗斯,“外国代理人”的概念最先是和非营利组织联系在一起 的。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在俄罗斯急剧变革的时代,一大批外国非营利组织开始进入俄罗斯。当时,俄罗斯政府期待这些组织成为民主政治和公民社会的孵化器。90年代中期,俄罗斯《社会联合组织法》《非营利组织法》《慈善法》等相继出台,为外国非营利组织在俄罗斯的活动提供了法律基础和广阔的发展空间。

2003年至2005年,后苏联空间风云突变,相继爆发了“颜色革命”,包括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乌克兰的“橙色革命”、吉尔吉斯斯坦的“郁金香革命”。一些外国非营利组织被视为西方推动“颜色革命”的急先锋和马前卒,它们通过指导反对派活动、组织集会抗议、利用舆论施压等方式,达到改造他国政权的目的。俄罗斯为降低爆发“颜色革命”的风险,在2005年底至2006年初相继修改《社会联合组织法》和《非营利组织法》,增加了对外国非政府组织和非营利组织的限制条款,将这些组织纳入国家控制的框架内。这些法案明确指出,外国非政府组织和非营利组织不能对俄联邦主权、政治独立性、领土不可侵犯性、民族统一和特性、文化遗产和国家利益构成威胁,否则将不予以登记。在活动受限的状况下,外国非政府组织和非营利组织更加注重培养俄罗斯本国的非营利组织,将其作为长期合作伙伴,共同推动具有连续性的项目,活动经费每年可达数亿美元。

2011年至2012年选举期间,俄罗斯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反对派抗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