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权力中枢的班农,扛起应对“中国竞争”大旗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史蒂夫·班农,当今美国政坛的传奇人物。曾经没有人怀疑,他是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精神导师”。

《纽约时报》披露,班农与特朗普最早的“政治结合”是在2011年。当时,特朗普动了参选总统的念头,他的一位朋友把班农引荐给他,两人在纽约的特朗普大厦实现了“历史性的会面”,志同道合,言谈甚欢。随后,班农创建了极右翼网站“巴比特新闻”(Breitbart News),自任掌门人,正式开始涉足政治。

2016年8月,就在特朗普的竞选活动被各种丑闻和负面评价冲击得七零八落的时候,班农临危获邀出山,担任竞选团队的执行长。班农从主题思想入手,纠正了整个竞选活动的航向,及时制止了特朗普试图与共和党建制派妥协改持温和立场的倾向,坚持主打右翼民粹牌,逆势突出“美国优先”基调,力挽狂澜稳住了“锈蚀地带”州的支持者,为特朗普最终赢得大选立下汗马功劳。

2017年1月,班农受聘出任白宫首席战略师,此后的数月并未过多抛头露面,而是专心辅佐特朗普制定治国方略。特朗普投桃报李,给予他诸多在最高处“行走”的“优待”,包括在内阁成员任命方面对他的意见洗耳恭听,安排他以私人身份出席国家安全理事会会议,让其带自己的助手进入白宫工作,等等。一般认为,特朗普上任初期各项重要政令——从首席大法官尼尔·戈萨奇的提名到美墨边境筑墙令、两次“限穆令”的颁布、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的退出,都是班农一手策划的结果。特朗普执政最初阶段几乎所有的重要演讲稿也都是班农润笔的结果。

将来如果有“特朗普主义”,它似乎首先应该是“班农主义”,勾画出一种以经济民族主义为先导,用民粹路线改造美国的图景。美国新兴商业网站QUARTZ的一篇文章介绍说,班农以18世纪爱尔兰政治家埃德蒙德·柏克的思想为自己的底色。柏克相信一个成功社会的基石不是“人 权”“平等”“正义”等时髦而抽象的概念,而是将行之有效的传统代代相传。深受此种思维影响的班农认为正是以克林顿夫妇为代表的“婴儿潮”一代以及更年轻的奥巴马放弃了民族主义、节制、家长制和宗教等美国先父们行之有效的价值观,转而支持多元主义、平权主义、政教分离等抽象的概念,才将美国逐步导入危机的深渊。所以,他要在美国复兴一种基于“犹太教—基督教(JudeoChristian)共有价值观”的民族资本主义,将美国重新引上成功之路。

然而特朗普的“白宫岁月”开始仅三个月后,“画风突变”,关于班农与白宫高层彻底闹翻的传闻集中流出。此前,美国舆论已在对班农在特朗普内阁的所谓“影子总统”“斯文加利式人物”(躲在阴影里对他人施加催眠术的人)的作用议论纷纷。2017年4月5日,特朗普取消了班农列席国安会会议的特权。8月中旬,特朗普因听信班农进言未对夏洛茨威尔骚乱中的“白人至上主义”分子进行明确抨击而遭受包括军方将领和共和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