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资令欧盟“无所适从”?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2017年12月20日,欧盟出台了反倾销调查新规,在同一天还颁布了首份《市场扭曲报告》,对中国的“市场扭曲”加以指责,并将中国单独列为需要特别关注的国家。这充分暴露出了中欧之间在市场开放与规则标准方面的分歧,而且这种分歧还在随着中国实力的增强而加大。

自2011年以来,中国对欧投资持续增长,尤其是高端生产与智能制造领域成为中国对欧投资新热点。根据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美国荣鼎咨询和安永的报告数据,2016年中国对欧盟直接投资激增76%,达到351亿欧元;相比之下,同年的欧盟对华直接投资额降至77亿欧元。相关数据显示,中国在欧直接投资数额的三分之二集中在英、德、意、法四国。特别是2016年,中国在德并购额从2015年的12亿欧元激增至110亿欧元,是德国在华并购额的三倍之多。中国在德投资项目多达118个,成为仅次于美国(194个)的对德国投资项目最多的国家,接近英(60个)、法(61个)对德投资项目数的总和。安永数据显示,中国对欧投资激增的同时,也为欧洲带来了近8000个就业岗位,特别是在德国创造了近2400个新就业岗位。尽管看到了中国投资带来的机遇,面对中欧之间的投资与并购失衡时,欧盟还是对中国经济崛起与国际话语权的上升倍感恐惧。 2017年2月,德、法、意三国联手向欧盟委员会提交关于审查外来投 资的立场文件,呼吁欧盟授予成员国在并购中拥有更多否决权,审查非欧盟国家在欧投资是否会影响欧洲战略利益,是否符合欧盟市场规则,该文件主要针对“国家支持、政府补贴和战略性投资”的非欧盟投资者。6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呼吁欧盟加强对于中国企业在安全战略领域的并购行为的审查,得到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积极响应。7月,德国政府内阁通过《德国对外经济条例》第九次修正案,用于限制欧盟以外国家的并购行为。根据这项新法规,当欧盟以外的国家并购德国的一些掌握关键技术以及与安全相关技术企业超过25%的股份时,德国政府可以以“对公共秩序的威胁”为由加强审查,甚至阻止收购,评估时间也从原有的两个月延长到四个月。9月,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盟情咨文中响应德、法、意的倡议,提出在欧盟层面建立一个类似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机制。理由是,当非欧盟国家的国有企业对欧盟关键技术、敏感信息以及基础设施等战略性资源进行并购时,不仅对欧盟保持技术领先地位不利,也会威胁欧盟的“安全和公共秩序”。

以上这一系列立法动向表明欧盟的投资政策正在逐渐收紧,针对中国在欧投资与并购加强限制之意明显。欧盟大国——德国和法国大力推动加强欧盟对外投资审查,马克龙的欧盟改革计划中就包括加强欧元区国家投资政策一体化,期待与德国联手采取行动,加强对欧盟外来投资的监管。中短期内欧盟机构极有可能针对中国在欧投资,包括在中东欧地区的投资 出台一系列限制条款。目前欧盟成员国中已有近一半设立了针对外国直接投资的审查机制。

然而,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外国投资具有否决权不同,欧盟各成员国对于外国投资的审查具有最终决定权,欧盟倡议仍需各成员国共同决议。目前,欧盟各国对于投资审查机制的态度分歧较大,要想在短期内达成共识具有一定难度。总体而言,欧盟大国如德国、法国和意大利持赞成立场;以希腊为代表的受欧债危机严重冲击的国家以及经济发展仍需外援的中东欧国家则反对加强审查。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直言,在欧盟资源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中东欧国家需要中国的技术和投资以促进经济增长。此外,德国内部对于这种加强贸易保护的行为也有不同声音。德国联盟党议会党团副主席米夏埃尔·福克斯认为新规定无疑是“封闭市场的信号”。德国高盛集团分析师亚历山大·迈尔表示,政府此举会提高中小企业获得风险投资的难度。

欧盟对于中国投资展现出期待与焦虑并存的矛盾心理,既希望把握中国投资,为经济发展创造机遇;同时也担忧中国企业获取对于欧洲企业的控制权——不仅掌控关键技术、基础设施和安全领域的敏感信息,还在市场对等开放、欧盟投资与贸易规则以及社会与环境标准等方面对欧形成压力。欧盟加强中国对欧投资审查,主要出于以下三方面的考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