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湄合作:发展评估和未来方向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澜湄合作是澜湄五国与中国合力自主推进的新型次区域合作机制,是我国推进“一带一路”倡议以及开展新时代周边外交的重要合作平台。历时不到两年的澜湄合作机制自成立以来备受关注,并已取得显著成果,从最初的“培育期”进入“成长期”,机制建设不断完善升级,对次区域的发展建设影响深远。2018年1月10日澜湄合作第二次领导人会议的召开以及随后李克强总理对于柬埔寨的访问,是十九大后中国周边外交的新开局,对于推进澜湄合作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当然,澜湄合作仍面临内部机制建设、外部与各机制的关系处理等问题。

澜湄合作机制是六国基于地缘相近、人文相亲以及良好的合作基础而生的新平台。2016年3月23日,澜湄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正式召开,标志着“同饮一江水,命运紧相连”的沿岸六国将共同主导次区域发展、协调推进区域合作升级、携手构建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刚刚召开的澜湄合作第二次领导人会议发表了《澜湄合作五年行动计划》和《澜湄合作第二次领导人会议金边宣言》两份重要合作文件,规划了前景与蓝图,为今后的澜湄合作指明了方向。澜湄合作成立以来取得了许多实质性成果,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早期项目成果丰富。澜湄合作成立以来,可以说是“每月都有新成果、每年都上新台阶”。首次领 导人会议确定的45个“早期收获”项目和第二次外长会中方提出的13个倡议中,大多已完成或取得实质进展,受到参与各方的一致赞赏。

其次,机制建设稳步升级。截至目前,澜湄合作已经建立起领导人会议、外长会、高官会和各领域的工作组会等多层次、立体化的对话机制。同时澜湄合作还建成了水资源合作中心、澜湄环境合作中心、全球湄公河研究中心等专门的研究机构,澜湄合作专项基金也已经开始运转。

再者,各优先领域稳步开展。首次领导人会议确立的“3+5”合作框架下的三大支柱与五大优先领域已取得显著进展,互联互通、产能合作等务实推进,“领导人引领、全方位覆盖、各部门参与”的澜湄格局已经逐步形成。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新升级的“3+5+X”框架,将进一步加强在五个优先领域的合作,并拓展新的合作领域。

最后,资金投入逐渐到位。中国对于澜湄合作的资金投入发挥了引领作用。中国设立了澜湄合作专项基金,并相继与柬埔寨、老挝、缅甸签署澜湄专项基金项目合作协议,合力打造澜湄流域经济发展带,为经济发展繁荣注入了新的活力。

澜湄合作自创办以来一直受到各方的关注,机制内各个方面进展顺利,成果显著,发展前景广阔。但作为新生事物,澜湄合作的深入推进面临着一系列的困难与挑战。

从机制内部来看,在项目优先的建设过程中,早期的项目为了更快取得成果,夯实各国参与合作的信心,多为试点性质、早期收获为主,大的、长期性的、面上的合作项目还没有铺开,各国的获得感还不足,部分项目的推进也受到当地民众对于可能破坏生态环境而产生的阻力;政治-安全合作没有大的突破,在缅甸投资的密松水电站项目遇阻以及中越之间的南海岛礁争端使得中国与湄公河部分国家在加深政治互信方面仍需进一步努力;机制建设仍需进一步加强,澜湄机制仍处于初期阶段,协调各方利益与需求的澜湄合作秘书处还没有建立起来,组织机构还不够完备;澜湄合作的推广及宣传主要在官方层面进行,社会民众、普通老百姓了解参与还不够,澜湄文化意识还没有深入民心,建设“亲如一家”的澜湄命运共同体的共识还未落在实处,任重而道远。

从外部层面来看,自成立以来,澜湄合作机制对于自身的发展定位以及与次区域已有机制关系的问题,如与已有的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GMS)、湄公河委员会以及沿岸国家自己建立的相关组织机制的关系协调,新老机制之间的对接,始终影响着澜湄国家参与合作的深度。澜湄各国由于经济水平与发展阶段各异,根据本国的国情建立了目标与设想各异的发展战略——缅甸希望通过澜湄合作使其国内经济发展和民族和解问题赢得更多的外部支持与理解;柬埔寨和老挝主要是为了获得更多的投资与出口市场;泰国则更多地希望通过澜湄合作提升自身影响,抵消越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