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再多的选举也是枉然?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2018年,利比亚将举行新的议会和总统选举。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之子赛义夫·卡扎菲已表示有意参选总统,但实力最强的军阀哈夫塔尔则声称利比亚人“也许还没有为民主做好准备”,暗示若大选结果不合其心意,他将“采取措施”。2011年后,利比亚已经有过两次选举,但结果都很尴尬。指望今年的选举改善利比亚形势,目前看来也不太现实。

2014年,利比亚出现“两个政府、两个议会”,东西两地形成实质上的政治分裂。随后,联合国开始推动利国内各方谈判,希望能早日重组统一政府。2015年12月,在联合国的组织下,东西两个议会的部分代表签订“利比亚政治协议”,宣布成立统一的民族团结政府。然而直到今天,原有的两个政府均在继续活动,加上新成立的民族团结政府,反而出现“一国三政府”局面。

在劝和促谈、结束分裂的努力未获积极成果的情况下,联合国在利比亚的处境也略显尴尬。这首先是源自“利比亚政治协议”本身的“合法性赤字”。这一协议规定,联合国任命法伊兹·萨拉杰为利比亚总理,由其负责组织民族团结政府作为利比亚的唯一合法政府。然而,利比亚国民代表大会却始终拒绝接受民族团结政府。结果,民族团结政府在国际上被认可为利比亚的合法代表,总理萨拉杰也成为西方和地区各国的座上宾,但他在国内发布的政令却无人理会。

其次,联合国操之过急,在利比亚国内远未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就硬推协议。2015年正是欧洲难民危机的高峰期,大量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的难民、非法移民利用利比亚的混乱状态,以其为跳板向欧洲进发。同时, “伊斯兰国”占领了利北部沿海城市苏尔特,对地区和欧洲的潜在威胁不断上升。在这种背景下,联合国很是焦虑,导致协议的设计对国际层面的重视超过利比亚国内,更关心防止危机外溢而非稳定利比亚内部。这种考虑在民族团结政府总理的人选上体现得非常明显,在被联合国任命为总理前,萨拉杰在利比亚籍籍无名,缺乏强有力的政治根基。这样一来,他就只能更依赖外部支持,并为此积极配合联合国和西方。他授权美国空袭在利比亚的“伊斯兰国”目标,配合欧洲打击有组织人口走私。为了促使走私集团停止向欧洲输送人口,萨拉杰政府被传直接向他们付钱或者承诺大赦,使得2017年从利比亚前往欧洲的难民和非法移民人数明显降低。但是,利比亚人对萨拉杰的作为并不买账,他们更关心的是现钞短缺、物价飞涨、治安败坏和公共服务短缺等现实问题。但在这些领域,民族团结政府恰恰无所作为。

联合国的“自身不正”和安理会的内部分裂,对其在利权威也有负面影响。2015年11月,“利比亚政治协议”的主要起草人、即将卸任的联合国利比亚问题特使莱昂被英国《卫报》爆出丑闻。莱昂一直用私人邮件向阿联酋高官通报协议谈判各方的立场与考虑,并表示出自己偏袒阿联酋 支持的东部议会的态度。作为交换,阿联酋将在莱昂卸任后任命他为某官办智库的首任总干事,月薪高达3.5万英镑。这种疑似利益输送行为自然招致西部议会的抗议,引发对联合国公正性的质疑。此外,安理会各理事国在涉利问题上立场不一,很难对破坏“利比亚政治协议”的行为体采取强制措施。因此,对信奉丛林法则的利比亚国内各派势力而言,没有“大棒”的联合国并不具有多少说服力。

接任联合国利比亚问题特使的萨拉姆在去年9月提出一个三步走方案:一是修改“利比亚政治协议”;二是制定宪法并就其举行公投;三是在2018年9月底前进行总统和议会选举。由于各方分歧严重,关于第一步的谈判陷入僵局,第二步也无从谈起,但却没有影响第三步的推进。根据利比亚最高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数据,目前已有超过200万利比亚人完成选民登记。

但是关于这场选举,目前的未知远比已知要多。首先,由于没有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