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当局“绿色独裁”初具形态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2017年末,台湾“法务部调查局”等检调部门大动作对王炳忠等新党青年干部展开突袭式搜查、侦讯的消息曝光后,两岸哗然。此次“新党事件”并非单纯的司法事件或孤立的政治操作,而是蔡当局在任内加紧打击异己、强化社会管控的“绿色独裁”的一个新高潮;而检调部门搜捕王炳忠等人不但经历了近两年的侦查和情报的搜集,也进行了长时期的“立法”准备工作,其所依据的“国家安全法”背后,是蔡当局着力推进研拟、修订和增强的一整套“麦卡锡主义”式的法规体系。

蔡英文上台后,大开时代倒车,其滥法专权无所不用其极,对象从政治反对派扩展到全民,蔡执政正在从“绿色独裁”发展为法西斯化的“绿色恐怖”。

王炳忠等人被指涉及台“国家安全法”2-1条,即“不得为外国或大陆刺探、搜集、交付公务机密或发展组织”。2017年,民进党酝酿出多达16个版本的“国安法修正草案”,要求大幅提高“情资泄密”刑责,还欲通过完善针对情报、行动和组织三个层面的“间谍、渗透和颠覆行为”的管制,弥补该法的“法规真空”。

蔡当局“完全执政”一年多来,不少“修法”和“立法”扩权与侵害人权的程度,均不小于“国安法”;其在打击异己时“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决绝心态,比起威权时代似乎更胜一筹。

主办“新党事件”的是台“法务部调查局”,前身是国民党特务机关中统。在此次充任一线打手前, 2017年初,“调查局”制定了台湾首部“保防工作法草案”,并提交行政部门审查,但因其异想天开式的“反间规划”,引起全台一片哗然。该草案要求在各级行政部门、“驻外机构”、行政法人、“公营”事业等所有涉密单位、企业设置“保防处室”,执掌机密保护、防止渗透等工作。此外,草案还提出要对为“中国等敌国”从事探密泄密、发展组织等“间谍活动”予以七年以上的重罚。

更让岛内舆论震惊的是:“草案”授权“保防员”可在无司法授权情况和无犯罪事实认定的情况下“查访可疑对象”“调阅文件资料”,具备“查扣、临检、约谈”等“司法警察权”。舆论认为,此法若付诸实施,“不啻是戒严时期检肃匪谍条例 的死灰复燃”,届时一个星罗棋布的特务网络将遍布台湾。同时舆论对这项专制法案竟能送交行政部门、并在长期以“民主人权捍卫者”自居的民进党内引起辩护声浪感到难以置信。在强大外部压力下,时任台行政部门首长的林全也不得不紧急退回草案并要求修正。

仔细分析,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保防法”除了直白地针对大陆等“敌国”、具有显而易见的“台独”色彩外,还存在让行政机关彻底架空台湾司法、建构新威权体制的意图。“保防工作”中完全没有法院的角色,而由非行政中立的政务官或地方首长负责,实际是让蔡当局拥有一个超然于司法体系的、如“锦衣卫”般全权听命于自身的情治机构。与两蒋时期“保密防谍”仍局限于公务体系和“党产会”专注于政党清肃不同, “保防法”将意识形态的铁幕加诸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