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治理,铲除中国周边的宗教极端主义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中国是世界上邻国最多的国家之一,所处的安全环境和面临的安全条件极其复杂,在相邻的中亚、南亚、东南亚地区活跃着不少极端、恐怖组织,时常策划、组织暴恐活动,有些甚至威胁到中国的国家利益和中国公民的人身财产安全。而上述这些地区的国家大都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可见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已成为中国与相关国家共建“一带一路”的威胁之一,必须高度重视。

在中亚,当前影响较大的宗教极端组织是“伊斯兰解放党”(“伊扎布特”),具有煽动和进行大规模活动的能力。该组织上世纪50年代创建于巴勒斯坦,创始人是纳卜哈尼,他是穆斯林兄弟会创始人哈桑·班纳的校友,深受穆斯林兄弟会思想的影响。“伊扎布特”的政治主张是“铲除”世俗政权,建立政教合一、遵循沙利亚法的“哈里发国家”,比穆斯林兄弟会还要激进。世界公认“伊扎布特”为极端组织,相当一部分国家将其定性为恐怖组织,各国都采取措施打击该组织。苏联解体后,组织严密的“伊扎布特”抓住时机进入中亚,最初主要活跃于乌兹别克斯坦,并逐步扩展到其他中亚国家。2010年吉尔吉斯斯坦爆发民族冲突后,大批乌兹别克人沦为难民,“伊扎布特”趁机在吉境内发展成员,并且向吉北部扩展。“伊扎布特”的重点发展对象是有一定教育程度的青年和妇女,并通过他们吸引其家庭成员,甚至向 政府官员层面渗透。“阿拉伯之春”发生后,“伊扎布特”在中亚拓展的势头更为强劲,已渗透到了哈萨克斯坦南部边界。仅在2012年上半年,吉、哈两国政府就在吉首都比什凯克和哈南部边界查获了四批携带和散发宗教极端主义宣传品的“伊扎布特”成员。“伊扎布特”也渗透到中国新疆,曾在新疆多地散布、张贴传单和标语,并煽动群众上街游行。

发源于费尔干纳盆地(位于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的交界地区)的“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乌伊运”)是具有很强实力的恐怖组织,已经有能力实行武装割据。近年来,由于中亚国家不断加大打击力度,“乌伊运”主力已经逐步转移到了阿富汗北部。同时,受萨拉菲主义等“跨国圣战”思潮的影响,“乌伊运”的目标不再局限于推翻乌兹别克斯坦政府,而是宣称要进行“全球圣战”,其人员构成也出现了全球化趋势,许多新成员来自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巴基斯坦、德国、俄罗斯,甚至中国新疆。近期欧美多地发生的恐袭(比如2017年10月底纽约发生的卡车冲撞人群事件)均由乌兹别克人实施,与“乌伊运”的作用不无关系。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 (“东伊运”)起初在中国新疆从事分裂、恐怖活动,被列入国际恐怖组织名单后,其部分成员成立了“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东伊运”/“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目前已成为中亚地区极端、恐怖势力中的第三大组织,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境建有训练营 地,约有200到300名职业骨干成员,并且用阿拉伯语编写了名为《伊斯兰突厥斯坦》的网络出版物,极力将其在新疆的分裂、恐怖活动纳入到“全球圣战”之中,甚至将其对中国政府的“圣战”与在巴勒斯坦、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圣战”相提并论。近期, “东伊运”/“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内部出现了在“泛突厥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之间摇摆和彷徨的态势,前者坚持以在新疆搞民族分裂为主要诉求,后者则积极组织信众前往叙利亚等地进行“全球圣战”。

“伊吉拉特”(“迁移圣战”)起源于中东地区,上世纪90年代开始蔓延至中亚地区,并扩展到东南亚、非洲等地。“伊吉拉特”号召信众背井离乡到世界任何地方进行“圣战”,以建立“哈里发国家”。2011年7月,一伙恐怖分子攻占中国新疆和田的一个派出所达数小时,他们在那里升起的不是“东突”的旗帜,而是“伊吉拉特”的旗帜,这在新中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这伙人中有不少人就曾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界和克什米尔地区接受培训。此后,又有六人在新疆劫持民航飞机未遂,被抓后声称劫持飞机是要去中东参加“圣战”,这六人也是“伊吉拉特”成员。“伊斯兰国”崛起后,人们发现其口号和旗帜与“伊吉拉特”十分相似。一些国家的极端分子变卖家产,偷越国境前往中东参加“伊斯兰国”,他们大都是受到了“伊吉拉特”思想的影响。

近年,中亚还出现了“哈里发斗士”等新的极端组织。“哈里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